他凭一条牛仔裤赚到600万,20年把服装店开到3000家

2017-07-19 商界 商界

版权声明
  • 文 / 李清风

  • 来源:硕士博士圈(ID: phdmaster)

  •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如来源标注有误请告知,我们及时予以更正/删除


他20岁只身闯荡香港,一天赚6块钱,却凭借一条牛仔裤赚到第一个600万。此后一发不可收拾,20年把一家服装店开到3000多家,身价过100亿,他就是旭日集团的创始人,真维斯董事长杨勋。



1952年,杨勋出生于广东惠州西子湖畔,姊妹10个。父亲是个裁缝,在乡里小有名气,杨勋和哥哥一有时间就给父亲打下手,久而久之,哥俩也成了穿针引线的高手。


不过,随后的“割资本主义尾巴”彻底断了父亲的财路,尤其是到1972年,母亲一病不起,家里更加雪上加霜,“粮食天天见底。”那段时间,活下去就成了杨勋最大的奋斗动力。


与村里绝大多数人唉声叹气不同的是,这年春天,杨勋和哥哥选择了去香港碰运气。没钱、没背景、又不会讲英文,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体力,哥俩最后谋到的工作是熨烫工,“一天6块港币。”


但是,住宿条件很糟糕,20多个大陆来的工友挤在40平米不到的小屋里,连个床铺都没有,全睡在地上。工作条件更糟糕,在40度的熨烫车间一待就是12小时,20岁的杨勋经常被蒸汽熏得头昏眼花,实在坚持不去,就去厕所喘口气。


结果三个月下来,工人走掉一大半,半年后,还剩下五分之一,坚持到一年后的只有两人,就是杨勋与哥哥。那年,杨勋的工资涨到了450港币。


此后两年间,杨勋一路做到了车间主任,哥哥则当上了副厂长。


1973年底,厂里接到美国一个大单,“5万件风衣,1个月完工。”杨勋带领全体工友奋战了整整25个日日夜夜,终于如期完工。


那笔生意,老板赚了足足1000万。不过那一切与杨勋无关,就连已经是副厂长的哥哥杨钊也没拿到一分钱提成。是可忍孰不可忍,兄弟俩一气之下选择辞职,“打工的永远是个打工的,要赚钱还得自己当老板!”


1974年春天,兄弟用攒下的10万块,成立了旭日制衣厂。


还是熟悉的风衣,还是熟悉的美国市场,兄弟俩决定大干快上,“哥哥负责生产,弟弟负责销售。”


然而,国际贸易诡异多变,杨勋一出山就撞了一头包,“德克萨斯一位客户下了200件风衣的单子,风衣发过去,却3个月还没有收到货款。”等他赶到美国才知道,客户早已人去楼空,最后不但一分钱没有赚到,反而搭进去3万多的料子钱。


屋漏又逢连夜雨。偏偏这个时候,哥哥又遭遇诉讼,“原来的老板起诉赔偿30万业务损失费!”虽然后来官司打赢了,但是哥哥情绪大受打击,公司的重任就此压在杨勋一个人身上。


1976年,又遇到一个美国客户拿过来一份3000条牛仔裤订单。做还是不做?


这回杨勋学精了,他特意跑去佛罗里达的公司考察了一圈,确定客户的真实性后才接茬。彼时,美国人出价已经喊到了500港币一打,要知道当时香港的牛仔裤成本只有300港元。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杨勋立刻跑到机场,把美国那家公司的销售代表拦下,“我出299,一个月完工。”


“在牛仔裤上印4英寸的格子图案,”杨勋接下订单立马傻眼,自己又做冤大头了!要知道,当时整个东南亚都流行纯色牛仔裤,“格子牛仔裤费时费力,出再高的价格也没有任何利润可赚。”


果然,十几个工人连续工作12小时,才勉强做完10条裤子,“这么下去,就是做一年也完不成,更何况是一个月?”


此后,杨勋把香港大大小小的服装厂都转了个遍,依旧一无所获,“这下完蛋了,”垂头丧气之时,却见隔壁蛋糕店老板娘送来新推出的蛋糕,印有各种动物图案。


一问,模具是从英国买来的,想要什么样做成什么样!“我们也搞一个格子模具!”杨勋眼前一亮。他当即把老板娘的动物模具借来,和工人在车间窝了一个星期。也不知道是父亲的灵魂附体,还是诚心感动了上天,反正最后实验了30多次后,就研制出了一套能打格子的小模具来。


如此一来,生产速度立马提高了15倍。一个月后如期交货,美国客户大为满意,当时就签下了2年价值500万港币的合同,杨勋就此起死回生!


短短一年后,旭日的生产车间从最初的600平米扩充到10000平米,工人也从不到100人发展到1000多人。到1975年底,旭日已经能够年产10万格子牛仔裤,并创下了单一款式160万条的香港制衣记录。随之而来的是出口转内销,格子牛仔裤在香港大火。火爆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跟你说吧,来下订单的厂商必须要在凌晨5点钟在旭日门口排队,“否则根本提不到货。”


这就样,杨勋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600万。


不过,由于服装厂家太多,1976年以后服装出口,尤其是出口美国需要配额。更加恐怖的是,不到一年时候,配额的价格就从当年的6元/打疯涨到第二年的126元/打,“等于赔本赚吆喝,利润全部都让这些配额给拿走了。”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很快,杨勋瞄上了东南亚。1977年,他在菲律宾建立第一个海外工厂,“只要有出口额,政府分分钟放行。”半年后,又在印尼开设了第二个工厂,更让杨勋意外的是,因为当时印尼政急需外汇,所以不仅不需要购买配额,反而有补助,“出口1元,政府还给补贴5毛。”杨勋就此尝到了全球配置资源的甜头。


1978年11月,我国实行改革开放。这回,杨勋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年12月就把工厂开在了广东东江,“搞来料加工”。随后,他一路往北,先后去江苏、山东、辽宁,直接找服装厂谈合作,“旭日的订单 内地的劳动力,形成了一个高效的贸易链。”


此后6年,旭日制衣厂已经成为旭日集团,杨勋也成了香港的服装大王。


除了在服装方面纵横四海外,在别的方面也没有闲着。1982年初,因为香港回归大陆,很多本地人害怕体制发生变化,纷纷移民海外,导致香港楼价暴跌60%,到了1983年则陷入全面崩盘的惨状。


你想啊,当时杨勋在内地已经投资了快10年,对内地的消费能力能不了如指掌吗?所以他果断逆势而动,利用闲置的资金大量购入房产,随后把这些房产抵押给银行,为旭日流动资金提供担保,“抵押不出去的就出租,坐收租金。”


1984年,中英签署联合声明,房地产市场出现回暖。杨勋更是斥资2亿港元,一举买下市中心尖沙咀新钢行40%的楼盘,“一定还会再出现1981年的高价行情。”果然,正如杨勋预想的那样,此后,将近连续20年,香港的房价年均增长20%。等到1990年,杨勋将尖沙咀的房产出售,10年时间,净赚了7倍利润。



不过,杨勋的野心不在于炒房产,他依旧钟情于自己的服装生意,“订单靠别人给总是被动的,必须要做自己的品牌。”很快,澳洲的真维斯引起了他的关注。


真维斯是澳大利亚的老牌服装企业,1972年成立,主要靠连锁的形式售卖休闲服装,不过,长期以来,由于澳大利亚人口出现负增长,导致服装企业一直不景气,旗下的100多间店铺销售更是出现逐年滑坡。于是,双方一拍即合!1990年,杨勋收购了真维斯和旗下100多间店铺的股权。


杨勋确实有几把刷子,入主18个月不到,真维斯在澳洲的营业额就增长了60%,专卖店也扩充到了200多家,一举成为澳洲第二大服装连锁店。


在澳洲稳定住阵脚后,1993年元旦,杨勋成立了真维斯国际香港有限公司,正式进军大陆。5月,第一家真维斯店铺在上海南京路开业。此后2年在北京、南京、广州等25个城市开出50家分店,成为国内第一个进军连锁店的港资服装企业。


杨勋给真维斯的定位就是,“做消费者能买得起的品牌”,他把顾客群体直接对准18到25岁的年轻人。年轻人对什么敏感,当然是价格,于是杨勋干脆把价格定在100元,“足以勾起购买欲望!”


4年后的1994年,真维斯在青岛开出第60家专卖店。由于衣服太便宜了,结果原本打算卖两个月的货,不到两个星期就被抢购一空。杨勋信心大增,此后4个月,开出60家分店。


到了1996年,真维斯的专卖店已经开到了四川、重庆、湖南、湖北、安徽、上海、天津等100多个城市,直营店超过500家。也是在这一年,杨勋把旭日集团带到了港交所,完成了上市梦。


不过,随后的1998年,东南亚金融风暴席卷整个亚洲,香港以及大陆也未能幸免。零售业自然首当其冲,“到处是裁员、减薪”,“到处是大清仓、大降价。”


那一年,80%的分店生意惨淡,有的甚至亏损上千万。面对手下3万名员工,杨勋大声疾呼,“苦战5年,实现公司第二次转型!”


首先就是将“引导潮流”的定位改为“紧跟潮流”,他把价格进一步下调,甚至将一件T恤的价格降到了30元。紧接着把专卖店延伸到无锡、常州等二三西安城市,把时尚从中心城市延伸到周边城市。


为此,杨勋专门成立了一个规划部,每个月的主要工作就是去欧美等地参加时尚发布会,收集最新的潮流资讯,再结合在年轻人的调查报告,设计适销对路的服饰。


不过,仅仅靠价格还不够,营销跟不上去也难以转化为购买力。当时,国内的休闲服装品牌都是花费巨资聘请形象代言人,但是杨勋有自己的思路,“不请明星,把品牌推广放在年轻人喜欢的活动上!”此后,他与中国极限运功协会合作,推出第一届全国极限运动大赛,“有心,就有翼!”结果仅这一项活动,就为真维斯带来了200万的消费者。


规模上去了,物流配送又成了严峻的考验。于是,杨勋花2000万开发了一套精准调度系统,“坐在总部,就能清楚700多个分店一个小时之内的业务情况。”调度一精细化,全国13个物流中心马上活起来,“就近配送真正落实到位,效率提高80%。”


如今,杨勋旗下的店面已经超过3000多家,年销售额突破50亿,杨勋的身价超过100亿,他为后来者留下了三招创业法宝。


第一招,人无我有。仅用一条格子牛仔裤就赢得了第一桶金;


第二招,人有我优。当别人跟上来了,就必须通过质优价廉占领市场,打造自己的品牌,宣扬自己的优势;


第三招,人优我转。当别人也学会了物美价廉,就需要发掘其他空白市场,寻找新的机会。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是很多企业的灾难,却是杨勋的转机,至今“北京道一号”依旧是香港的地标。




企业求报道、约采访、内容合作,请加微信:hlc911227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商界APP,悦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