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不同,不相为谋

2018-12-18 南方人物周刊 南方人物周刊
“直男审美”作为一个网络热词,除了曾引发诸多笑料,也俨然成为了对一个人最严重的否定。用于形容一个人,是的,无论男女,它通常意味着不修边幅、不辨美丑、难以入目;用于形容一件物品,它往往意味着不事讲究、粗陋不堪,其使用者自然也毫无品位可言。

孔子曾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如今的知识时代,则是“审美不同,不相为谋”。是审美,在构建着人们的社交圈层。


 01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感觉到:这年头没点儿艺术细胞,好像连朋友圈聊天都难了?


就拿刚刚过去的双十二来说,商家们的广告都尽心竭力地做着,而朋友圈的刷屏却独独青睐了故宫彩妆。


故宫仙鹤系列彩妆。      


古典艺术中传承的词汇替代了美妆博主们的常用语,祭红、紫靛、郎窑红、美人霁……专业词汇冲击着大众的视野,也刺激着爱美的姑娘们走进艺术圈,若非如此,她们将很难与同好们愉快交流。


回溯过去就会发现这并不是艺术品的第一次胜利。2016年,仅有三集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火遍了大江南北,随之而来的,是故宫文物的走红;之后又有《国家宝藏》和《博物奇妙夜》分别以9.0和9.1的豆瓣评分称霸网络视频界。仿佛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名字佶屈、来历冗长的艺术珍品一经走上舞台,就获得了掷果盈车的殊荣。


《国家宝藏》里展出的杜虎符。      


这些被展示的艺术品,以其独有的历史性和艺术性特征筑起了高高的门槛,这种象牙塔中的温室宝藏,一直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凌驾在大众审美之上,只有与它“门当户对”的人才有资格欣赏。直到大众媒介的传播将它拉下神坛,人们才发现,“跌入”尘俗的艺术并不会因此失去魅力,反而收获了大量拥趸。


这看似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却有时代赋予的必然性。


 02 


因为这是一个知识的获取极为便捷的时代。与封建时代士人垄断文化的格局不同,如今的知识获取渠道广阔多样。在这样一个知识化、专业化的时代,识文断字区区小事已断不能成为博学的标志,大众的知识储备增加,带来的必然是文化标准的水涨船高。


人们渴望看到更深刻的东西。

人们有能力体悟更深刻的东西。


文物修复工作者屈峰曾对自己的修复工作发出感悟:“中国古代人讲究格物,就是以自身来观物,又以物来观自己。文物工作者他在修这个文物的过程中,他跟它的交流,他对它的体悟,他已经把自己也融入到里头。”


收藏家马未都也曾对东西神话意象进行阐释:“西方人要飞起来,一定要有个东西,装翅膀、骑笤帚、骑飞马或者踩飞毯......中国人不是,一拧巴就飞了,他不管那套。”


这两位与文物、与艺术紧密相关的权威人士实际上各具风格。一个深刻严谨,一个诙谐洒脱,但他们的节目都受到了观众的追捧,并且成为了相当部分人心中的偶像,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对艺术之美的审视令人心动。


云冈石窟中的壁画。     


人们渴望接触更多的美,渴望自己的审美得到赞赏,表现在了大众欣赏对象的变化。审美能力是缥缈的,是没有定式的,但审美对象不是,当把思想、观念成功附着在物品上,衡量的标准就会明晰许多。


所以,在大众媒体的指引下,好奇的目光聚焦到了文化艺术品。能够读懂它们的美,成为了优质文艺青年的新标签。这样看来,鉴赏类节目的荧幕走红是完全可以预料的,这是艺术“放下”身段,以亲民的方式给大众上的一场审美课程。


 03 


早在20世纪初,我国就有了审美教育的起步。


蔡元培提出“以美育代德育”,认为审美教育可以净化人的心灵,是破除封建迷信思想的良药。民国初年蔡元培任教育总长,将审美教育列于国民教育五大内容之一,并罗致人才,将鲁迅邀至教育部任职。


鲁迅在日本求学时弃医从文,希望通过文学和艺术的力量来拯救中国人麻木的神经,因此与蔡元培的美育思想竟有些不谋而合。所以他积极地参与到审美教育活动中来,还对“何为美术”这个问题做出了界定:


盖凡有人类,能具二性:一曰受,二曰作。


受者譬如曙日出海,瑶草作华,若非白痴,莫不领会感动:既有领会感动,则一二才士,能使再现,以成新品,是谓之作。


故作者出于思,倘其无思,即无美术。


然所见天物,非必圆满,华或稿谢,林或荒移,再现之际,当加改造,使其得宜,是曰美化,倘其无是,亦非美术。


故美术者,有三要素:一曰天物,二曰思理,三曰美化。缘美术必有此三要来,故与他物之界域极严。


《鲁迅论美术》封面      。


当然,能衬托理想之美好的永远是残酷的现实。1912年5月国民政府教育部迁到北京,鲁迅随行。6月的夏期讲演会上他担任《美术略论》的主讲,其惨淡光景在日记中可见一斑:


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四时至五时赴夏期讲演会演说《美术略论》,听者约三十人,中途退去者五六人。


七月五日,大雨……讲员均乞假,听者亦无一人……


七月十日,睛,热……听者约二十余人。


七月十七日,雨……初止一人,终乃得十人,是日讲毕。


鲁迅所绘猫头鹰形象。       


《美术略论》讲习可谓不景气至极,听者随来随走,雨天更是无人前往,但鲁迅对于审美教育的看重和热忱使他超脱在物象之外,天气如何,听者如何,都不会影响他认真地讲下去。


后来蔡元培辞去教育总长一职,审美教育的课程也被删去,鲁迅激烈地写到:“闻教育会议竟删美育。此种豚犬,可怜可怜!”


 04 


时过境迁,若鲁迅知道一百年后全社会对审美的重视,不知是否有意再将他的美育理念讲授一遍。


仓廪实而知礼节。大众文化需求永远是根据物质水平决定,民国时代的背景使得审美教育的普及如水中月,而当今知识时代则为美育提供了相当扎实的基础。艺术研究学者们对于艺术品的研究日益精细,也更愿意打破学科壁垒,向大众介绍艺术品之美。


南周书院严选优质课程——《名画里的秘密》,便是其中卓越代表。这门课程结合大众的审美需求,从种类繁多的艺术品中采华撷英,选取名画作为欣赏对象,由美术史巨擘曹星原担任主讲,为大家带来的一场审美盛宴。


对于希望感受美、欣赏美、了解美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对于不熟悉美术史的大家,我们需要隆重介绍课程主讲曹星原教授。


她身兼多重身份,既是美术史专家,也是画家、雕塑家,研究足迹遍布中央美院、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从思想史、文化史角度研究中外美术史将近50年,可以说学贯东西。


曹星原教授


曹星原教授将东方与西方之审美研究通透,常有独到见解。


在《名画的秘密》课程中,你所耳熟能详的东西方名画如《清明上河图》《捣练图》《蒙达丽莎》《马拉之死》《向日葵》等等,将在曹星原教授的带领下来到你面前,絮絮低语讲述它们的生平身世。




 05 


追求更高标准是人类不断奋斗着的本能,人类从不曾停下突破天花板的尝试。


在物质时代,人们追求的是知识;在知识时代,人们追求的是能力。审美能力是作为接受主体的人类对美学符号的解读,是各种心理因素的的重构整合。


朱光潜所说的“每人所领略到的境界都是性格情趣和经验的返照,欣赏一首诗便是再造一首诗”就是对审美过程的高度概括。


或许对于非艺术类专业的大众来说,对于艺术品的解读只能停留在表面阶段,但在《名画的秘密》这门课程里,通过艺术家的指引,新世界的大门并不难开启。专家的解读就是在为欣赏者补充创作者所遗留的“空白”,当我们跟随专家的脚步走进这个恢弘的世界,就会发现自己的情志、修养和想象力都得到了升华。


梵高曾经说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结结巴巴对她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在《名画的秘密》里,跟随曹星原教授的讲述,一起步入艺术的殿堂,你也将读懂他人心中的那团火,感受那热情、冷漠、狂暴、温和,随后,你便读懂了TA,也读懂了美。


《名画的秘密》课程价格


原价198元

南周书院限时九折特惠

现价178元


长按二维码,即刻购买



南方周末会员,更可享受八折优惠


长按二维码立刻成为南周会员



如果已经是南周会员,可立刻长按以下二维码以最优惠价购买。



购买后,请到南周App“南周严选”栏目观看,如果看不到“南周严选”栏目,请下载南周APP最新版本。


如有任何疑问,请添加微信号“南周书院小助手”(ID:shuyuan289)为好友,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点击阅读原文,

也可前往购买《名画的秘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原作/译者所有,文内系信息发布平台,根据网民提交的公众账号由系统自动抓取内容,文内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