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围攻"ofo总部,现场退押金!但ofo又改政策了

2018-12-18 和讯网 和讯网
   点击上方“和讯网” 关注我们!


ofo又刷屏了,还是因为退押金的事情,这一次,用户们都跑去总部要求退钱,将写字楼围得水泄不通。



有网友P了张图,戏称这是“ofo车友会”。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ofo是时候直面这个问题了!


01

ofo总部退押现场:

用户排队等候,电梯被堵水泄不通


12月16日,北京青年报报道称,在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大厦的ofo小黄车总部,一些市民个人或者全家一起出动办理退款,现场退押金快速、顺利。


听到这个消息,12月17日,大量用户来到ofo总部所在的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办理退押,现场排起长龙。


据中国新闻周刊现场报道,ofo位于大楼五层,但前来“讨债”的队伍还是从大楼内一直蔓延到了街道上。


前来维护秩序的安保和警方人士多达数十名,附近还停靠有多辆警车。




一位道路协管员称,昨天早上9点陆陆续续有人开始排队,警察也随后赶到,因此整个现场还比较有序。



时近冬至时节,北京室外的温度已降至零下,手机软件上的天气预报显示,昨天最低气温为-5℃。中国新闻周刊的周刊君下午赶到这里时,看到寒风中不断有新的人员前来排队,目测多达数百人。


“小黄车没有金主了,要倒了吧?!”一位30出头的河北男士语气略带调侃,据他最初在微博上看到相关消息到赶赴现场,前后不到1小时。


“我骑小蓝车过来的。”一名排队的女士特意在小蓝车上加重了语气,透露出对ofo的不满。


队伍行进缓慢,进入互联网金融中心,大概需要两个小时。



据中国新闻周刊观察,在长长的队伍中,主要以中老年用户居多。“年轻人哪有时间,我是替我女儿/儿子来的。”不止一位老人这样表示。家住北京卢沟桥附近的王阿姨说,自己看到网上的消息,立马取了儿子的身份证就来了。


互联网金融中心内部长队


等待上楼队伍中比较靠前的一位用户称,他“从早上10点钟到现在,已经等了近4个小时。”言语中,透露出些许无奈。

正值中午用餐时间,一位排队用户,自己准备了面包与饮料等


现场值守的一位民警表示,主动出警主要是为了维护现场秩序。


漫长排队过后才能上楼,但仍有用户为了抢一步在前,在电梯里打闹


因为ofo营业时间只到晚上6点,现场聚集的人数规模已经很大,有民警主动劝阻新增到队尾的用户“明天再来吧,今天排不到了。”


多名等待已久的用户对此更为不满,转而投诉。“为什么都欠我们钱了,还要我们等着这么久?”


一位ofo公司的工作人员在协同警察维持秩序,对一些用户的退押诉求也表现得很客气“您需要到楼下排队再登记,押金肯定会退给您。”



虽然天色渐暗,但还不断有更多用户赶来,过路的行人也在试探询问。在官方未做清晰声明的情况下,很多用户抱着“过来试试看”的心态前来。



下午17时左右,现场工作人员称,因排队人数较多,下班时间延长到晚上22时。



有人问,为了99块钱排一天的队伍,值得吗?不,用户不是因为99押金,而是为了争一口气。



02

ofo突然更新退押金政策


记者找到了多名已经办理过相关手续的用户,据他们告知,办理流程是用户需要首先在APP内发起退押申请,15个工作日后未收到退款的,现场登记个人身份证或支付宝账号,3个工作日内关注退款到账。


也就是说,用户在APP等待无望后转到现场,依旧得不到肯定的答复。现场排队的用户斥责:这更像是ofo面临危情的缓兵之计。


而就在12月17日晚间,ofo进一步更新了自己的退押金政策。


ofo小黄车在其官微发布消息称,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后台系统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相关信息审核与收集,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ofo将按顺序退款;如有用户到公司现场进行登记,我们会将收集到的信息按时间先后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中;如有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则按此前的队列时间信息为准。


ofo称,该公司用户基数大,存在退押金申请激增的可能,请广大用户耐心等待,“我们承诺依序妥善处理好退押金事宜,请广大用户放心。”
这一说法与之前ofo工作人员现场给出说法有所不同。



这是否意味着在现场排队也和在线申请一样,并不能保证三天之内退款?


03

ofo退押金槽点多



关于ofo退押金的事情,隔一两天就有个大新闻。


最近,一位网友被ofo秒退押金还附上道歉信的新闻就上了微博热搜,而他使用的方法让人哭笑不得。


12月13日下午,网友 zjt93发微博称自己尝试了传说中的“外国人报案”策略。他假装自己是一个来自加州、在中国生活了两三年、中文不太好、做事喜欢上纲上线的外国人,给ofo写了封投诉邮件。


在这封英文邮件中,该网友表示,他在一个多月前申请了退押金,但是一次次失败,所以他发送这封邮件要求立即退押金,否则他将起诉。


网友称,199元不多,但要回这笔钱是他的权利。


12月14日中午,网友在微博说ofo退押金成功,而且ofo团队还给他回复了一封英文的道歉邮件。


网友则对ofo的双重标准,表示了愤怒。


15日晚间,对于“假装外国人ofo秒退押金”一事,ofo公关对媒体表示:我刚睡醒,不知道这事,应该不可能。


另外,ofo近日在App里发布通知称,ofo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可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


据ofo App活动详情介绍称,ofo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即认可并同意将ofo 99元押金成功升级变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升级成功后,特定资产默认出借ppmoney新手福利项目,该项目历史年化利率8% 8%,锁定期为30天,锁定期满后用户可申请退出,并在退出成功后可获取相应本息。


虽然ofo方面强调,该政策只是正常的市场活动。收到该活动邀请的用户,可自主决定是否参与此活动。但引发了网友和用户的反弹。


11月23日晚间ofo和PPmoney发布联合声明称,该合作是正常市场合作活动,不存在“ofo部分用户押金转成P2P类投资”的说法;双方合作会涉及费用往来,但不存在“PPmoney向ofo支付一百元一人的导流费”的说法;此外,由于某些合作细节问题,经双方协商后,对该活动进行了暂时下线处理,上线时间将另行通知。


04

网友曝ofo大涨价:

用时11分钟骑行2.3公里需交费3元


12月16日,一则ofo费用明细的截图在微信群中引发争议。根据截图,用户骑行ofo2.3公里,用时11分钟,需交费3元,费用明细为起步价1.0元+时长费8.8元(11分钟)+折旧费1.1元(2.3公里),已达上限3.0元。


一个月前,《天津交通广播》也曾披露过此类截图。截图显示,“ofo采用“起步价 时长费 折旧费”的计费标准。1小时内最高3元,未满3元则按照起步价 时长费 折旧费计算。起步价是1元,时长费是每分钟0.8元,折旧费是0.5元每公里。超过1小时不满4小时,则每小时收取3元。4小时以上一律收取5元。而且,ofo还设定了运营区域,如果超出运营区域,则需要收取5元调度费”。


事实上,半年前业内就出现了针对“ofo调整计费规则”、“ofo变相涨价”的质疑。根据《投资界》报道,“6月9日,据部分地区ofo忠实用户反应,近期ofo的计费方式又发生变化了。涨价程度已经达到了“按时计算”—3分钟2元、4小时10元。”


针对上述质疑,ofo有关负责人曾表示,正在测试新的计费方式和方法,费用可能会少于1元或者多于1元。


在北京商报记者的测试中,ofo的计费规则似乎却没有改变。记者在北京朝阳区骑行ofo1.4公里,用时10分钟,行程费用为1元。根据该订单对应的用车计费规则,“用户在输入车牌号获取密码后即开始计费,使用时间里包含了为用户预留的120秒报修时间,用车费率为1.0元/小时,不满1小时的按1小时来计费。”


对于ofo是否按区域采用不同的计费规则,最新的计费规则于何时实行等问题,截至发稿,ofo方面未予回应。


05

ofo该醒醒了,

监管部门也该出手了


澎湃新闻评论称,不知何时起,共享单车押金难退的新闻就屡见报端。即使很多用户都在投诉和反映类似问题,单车企业仍然坚持“在多少个工作日内就能退押金,客服电话也依然打得通”之类的说法。


这种不在一个频道的对话,与其说是回应,不如说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道理很简单,如果客服电话打得通,谁愿意通过微博、朋友圈吐槽?如果能按承诺的退还押金,又有谁愿意耗时耗力,就为了争那99元、199元? 


当然,当这99元、199元本就属于用户,再怎么坚持要回也是理直气壮的。我也曾是“讨押金大军”中的一员。在这个过程中,我也采取过“自我打造人设”之类的策略,只是相比于“假扮外国人”,还略输一筹,但确实要比自称普通用户更“有用”,花了几个月时间,总算要回了押金。可这种落差总让我很心寒:在共享单车企业眼里,难道不是所有的用户都该受到平等对待,他们的合法权益都该被一视同仁地保障吗?难道还有高低贵贱之分? 


道理并不复杂,当用户决定不再使用企业的产品,企业就应当退还用户押金。这就好比我向你借了钱,我就应当按照此前承诺的时限还,怎么好意思到期不还,反倒要你各种“跪求”我还钱一样?


用户用你的产品,是有实际需求,说得感性点,是出于对产品的喜爱。交押金,是出于对企业的信任。共享单车企业别自作聪明、自以为是地认为用户就是傻,押金到了企业口袋里,就成了企业自己的钱。


企业也不必拿自身经营困难做搪塞用户的借口,这个理由自私而拙劣。经营不善,是企业自身出了问题,跟用户无关,无论如何,企业也不能将自身的责任作为损害用户权益的挡箭牌。作为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应当在诞生之初就对风险有足够的预估,即便先期预估不足,在困境当前,也应当以退还押金等保障用户利益的行动为先。苦只能苦自己,不能苦用户。 


每一次用户为了要回押金的“脑洞大开”,都是打在共享单车企业脸上火辣辣的耳光。ofo该醒醒了,别拿着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企业信誉,一次次挑战用户忍受的底线。再者,监管部门也该出手了。


来源:综合自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基金报、澎湃新闻、中国经济网等

看不够?

点击下方小程序,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原作/译者所有,文内系信息发布平台,根据网民提交的公众账号由系统自动抓取内容,文内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