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德斯特离得开中国,却离不开这位的法眼

2018-12-24 肆客足球 肆客足球

从离开中国、签约科隆到无法注册、暂时离队,法国前锋莫德斯特的转会似乎要出现一个大反转。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愈加完备与透明的国际转会制度已经容不下个别人的小伎俩。莫德斯特就算是走到天涯海角,也离不开“国际转会匹配系统”的法眼

你不是很嚣张嘛,小老弟?


什么是国际转会匹配系统?



操作转会、补强球队是著名足球游戏《足球经理》(Football Manager)中最吸引人的环节之一。游戏里,只要与虚拟的谈判对手们商议妥转会条款,并且完成足额支付,心仪的球员就会出现在你的队伍中。


但是在现实中,转会、尤其是国际转会的过程,远比这复杂

转会活动是足球经济的重要部分

在过去,国际足联采用的是“国际转会许可证”制度。买卖双方俱乐部需要向国际足联提交相关文件以供审核,国际足联还会向卖方俱乐部所在国索要球员的登记信息等,一切妥当之后才会发放“国际转会许可”。


而以上这些程序,全是依赖于传统的传真或邮递方式进行的。

传真机梗由此而来

这样的制度下,一桩转会可能耗费几星期才能审核完毕,这在分秒必争的转会窗中无疑是一种浪费。一些不法之徒也会利用这一系统中的漏洞,金融犯罪分子进行虚假球员交易来洗钱,第三方所有权机构则可以利用手中的俱乐部来取得球员的所有权。

帕尔马等鼎鼎大名的俱乐部都成了经济犯罪的牺牲品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基于网络的、更透明的转会系统应运而生,利用现代技术监控转会行为


2007年,国际足联大会以199票赞成3票反对的绝对优势通过了建设国际足联转会匹配系统(Transfer Matching System,TMS)的提案。



2008年2月,TMS开始试运行。2010年10月1日起,所有的国际转会都必须在TMS系统中操作。根据国际足联的要求,各个俱乐部必须配备专业的“TMS经理”,并按时响应TMS系统的要求以完成转会。

TMS系统的登陆界面

想完成国际转会,先得“对暗号”



保证信息一致,是TMS的首要特点。双方俱乐部进行谈判并达成一致之后,就需要在TMS系统下操作。


首先,由买方俱乐部在TMS中发起转会请求,并填写各项资料。而后,卖方俱乐部对转会请求进行响应,同样填写相关资料。如果TMS数据库中没有被交易的球员资料的话,还需要卖方俱乐部所在足协进行确认与审核。

TMS的工作流程(虚框内部分不是必须的步骤)


在国际足联颁布的《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及转会规程》(英文缩写为RSTP)中,双方俱乐部需要填写超过20项信息,包括球员信息、付给中介人的费用、附加条款、球员青训经历等,几乎涵盖了球员职业活动的每一个细节。只有这些“暗号”都对上,才能成功转会

TMS网站上实时显示2018年的国际转会交易情况

此外,双方俱乐部还要向TMS系统中上传球员与买方的新合同、与卖方的原合同及合同终止的证明(球员转会离开之前,也要与原俱乐部解除合同)。


如果涉及到未成年人转会,还要提供其父母的信息、球员监护者的信息、球员受文化教育与足球教育的相关文件等。

马德里双雄都曾被TMS系统发现违规引进未成年球员,并因此受罚

在双方完成资料填写之后,由TMS系统进行匹配,只有双方提供的信息完全一致时,交易才能继续进行。这使得防止信息不对称的责任落到了俱乐部头上,减轻了国际足联的工作量,提升了工作效率,在TMS系统中,一笔交易完成只需要10分钟左右



同时,每一笔交易都在系统中留下权威的第三方记录。不仅包括球员的转会费与合同信息,同样也包括经纪人的代理费用等,可以随时为调查机构提供支持,以预防潜在的犯罪。


利用这种方式,TMS系统大大提升了国际转会中的准确性与透明度,并提供了大量的统计信息。

TMS网站上会将每个月的转会市场情况都整理成报告以供研究


ITC,规范转会的另一道保险



而在双方俱乐部完成信息匹配之后,TMS的下一个阶段就需要买卖双方俱乐部所在国足协进行操作。买方俱乐部所在国足协(下称新足协)将会向卖方俱乐部所在国足协(下称原足协)发出申请,索要“国际转会证明”(International Transfer Certificate,ITC)。

“国际转会证明”一例

在收到索要ITC的请求之后,原足协将会联系卖方俱乐部,确认卖方俱乐部已经与球员解除合同(包括因为转会离队提前解除合同)之后,发放ITC。


新协会只有接受到ITC之后,才能为转入的球员进行注册。球员在新协会进行注册之后,理论上就可以代表新东家出阵比赛。TMS的最后一个环节,就是买方向卖方支付转会费,并将支付凭证上传到TMS。

各国足协官网都会公布ITC的申请流程与方式,图为加拿大足协对ITC发放的规定

索要与给予ITC的过程,可以看作是转会匹配系统为了规范转会的另一道保险,让原足协完成对球员交易的审核。发放ITC,就代表了原足协确认卖方认可了这桩交易


一旦ITC发放出现问题,买方俱乐部就会及时意识到转会存在的风险,避免被欺骗。莫德斯特的转会就是栽在ITC上。法国人与权健之间的合同尚未正式解除,中国足协自然不可能发放ITC。

过去中国足协对ITC的发放不太谨慎,导致不少年轻球员在无量经纪人操作下出国“涮水”

不过ITC的发放,还是倾向于优先保护球员踢球权利。原足协必须7天内对索取ITC请求进行响应,决定接受或者拒绝。如果15天之后还未进行响应,新足协就可以对球员进行临时注册。


一年之后ITC索要没有被响应,那临时注册就会转为永久注册;但如果原足协给出了不予发放ITC的理由,那临时注册也会被撤销。



临时国际转会证明不是挡箭牌



优先保护球员踢球权利的另一种体现,就是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委员会(Players’ Status Committee)有发放临时国际转会证明的权力,球员可以在与卖方就是否解除合同存在争议的情况下,向身份委员会进行申请与ITC具有同等效力的临时转会证明。



但是,这份证明不代表国际足联的最终判决。典型的代表是曾经效力上海申花的德罗巴,“魔兽”在2013年夏天要求与申花解除合同,并依靠临时转会证明前往土超的加拉塔萨雷。


但直到11月,国际足联才根据申花欠薪超过3个月的事实,认定德罗巴解约有效。

德罗巴的解约,建立在申花明显违规、且球员一方掌握足够证据的情况下

相反的例子,则是曾效力延边的冈比亚外援斯蒂夫。依靠着临时转会证明,斯蒂夫起初离开延边,前往丹麦的瓦埃勒俱乐部效力。但是延边也聘请了专业的律师积极应对,及时向身份委员会提供材料维护权益。

斯蒂夫转会案,是中国俱乐部利用国际转会规则维护权益的较好范例

最终斯蒂夫又转会到了中国的贵州恒丰,但是也付给了延边一些补偿金,达成了和解局面。


这显然是担心一旦官司结果对自己不利,不仅临时转会证明会被撤销,而且球员本人和瓦埃勒俱乐部还会面临着国际足联的纪律处罚。



而莫德斯特的处境,甚至还不如斯蒂夫——国际足联直接表示,莫德斯特单方面与权健解约的行为不合理,双方的工作合同依旧有效


换句话说,斯蒂夫当年是存在合同争议,莫德斯特则是“没有争议”,不适用于优先保护球员的原则。尽管国际足联鼓励球员与俱乐部进行和解,但是莫德斯特获得临时转会证明的路,基本已经堵死了。

国际足联的态度,也说明权健与莫德斯特工作合同方面不存在传闻中的“阴阳合同”


透明干净的转会,仍是努力的方向



TMS系统正式运行仅有8年,但它已经帮助我们发现了不少过去被隐藏的秘密。根据TMS提供的数据,从2013年到2016年,全世界俱乐部付给经纪人们的佣金超过10亿欧元。


由于经纪人佣金过高,诸如博格巴转会曼联等交易都遭到了调查,以防止存在潜在的第三方所有权交易。



当然,TMS也并不是完美无缺的。TMS无法进一步追踪金钱的去向,经纪人选择将佣金交给俱乐部的主帅或者总监用以行贿,或者经纪人收取球员工资的一部分以行使其第三方所有权,这些腐败行为都无法被发现。近期“足球解密”的爆料,也证实了人们的担心。

英格兰前主帅阿勒代斯曾表示“绕过第三方所有权监管很容易”

但是另一方面,TMS也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示范。国际足联正在推行国家转会匹配系统(Domestic Transfer Matching System,DTMS)的使用,这个系统相当于TMS的国内版,有助于提升各国足协的工作效率,防止潜在的腐败,并且利于国际足联与各大洲足联统一进行监督。这一系统目前已经在荷兰等国家得到应用。



另一个国际足联支持的系统——全球球员交易平台(GPX)也在建设之中,这个平台相当于转会市场的专用聊天软件,各个俱乐部的总监、TMS经理等可以直接进行交流,不再需要依靠经纪人进行沟通。“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增加了交易的透明度。

目前使用DTMS系统的足协包括荷兰、沙特、尼日利亚等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球员转会费水涨船高的时代,腐败与犯罪的风险也日益增加,对转会活动进行进一步的严格约束,自然也是时代的要求。


让转会更透明更干净,无疑是足球世界永远的追求。


文:WiYi


更多阅读:


困境之下,他证明自己依然是拜仁不变的国王!

“核武器”萨拉赫再次进化,圣诞夺冠只是第一步

女足金球奖得主赫尔贝里亲笔:我不是来这儿跳舞的

挣扎的穆里尼奥,就像每一棵风中的韭菜


这么有趣的二维码,你不扫一扫加个关注吗?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下载肆客足球App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原作/译者所有,文内系信息发布平台,根据网民提交的公众账号由系统自动抓取内容,文内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内容侵犯了你的权利,请邮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