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要嫁给自己了。”

2019-03-15 这里是美国 这里是美国


日本最近出了件奇怪的事:


女演员纱仓真奈直播了一场没有新郎的婚礼,选择自己嫁给自己!


用当下流行点的说法就是“自婚”。



乍一听上去难免会以为这是女明星为了炒作而想出来的营销手段。


但视频中纱仓真奈认真为自己挑选婚纱、戒指,以及在仪式上宣誓“不管健康还是疾病都会一辈子爱自己”的样子,却让人感觉到这场婚礼的重量。


在仪式结束后她也表示“感觉自己对自己更加尊重了为努力生活的自己感到很骄傲”。


其实“自婚”这种新兴结婚方式在日本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鲜事,在适婚女性之间很是流行,纱仓真奈这次就是和5个同伴一起嫁给自己的。



即便是在其他国家,自婚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像是去年10月,牛津大学32岁的学生Lulu Jemimah就因为选择自婚在英国引起不小的轰动。



Lulu是乌干达人,在她的家乡女性地位并不高,很多都是早早的结婚生子,然后余生都只能在做家务中度过。


不过Lulu却是个异类,她在澳洲读完本科后又成功申请到了牛津大学创意写作专业的硕士,比起一生和洗衣做饭捆绑的同组人算是非常幸运了。


然而32岁仍然单身的她也难逃来自父母的催婚压力。



像大多数乌干达家庭一样,她的父母最关心的就是她是否有结婚的计划,或者是否想生孩子。


Lulu的父亲甚至在她16岁时就写好了在她婚礼上的致辞,Lulu一直单身的状态也让她的妈妈开始不停祷告希望女儿早日能嫁给一个好老公。


但是婚姻却是Lulu读书期间最不愿做的事,所以她为了让父母放心,去年8月她回到了乌干达花费两英镑举办了一场自己嫁给自己的婚礼。



Lulu说:“婚姻是一种爱和承诺的表达,然而对于许多乌干达人来说,婚姻仍然被认为是保证女性经济安全的唯一途径。我曾担心自己这么做是愚蠢的,但在这个想法背后有这么一个强大的知识分子群体,这就是我所做的选择所需要的全部验证。”


可惜令人遗憾的是婚礼当天,她的父母不仅并没有出席,爸爸还认为没有法律约束力的“自婚”是没有意义的。


的确,最早可以追溯到1993年的自婚没有法律效应,但仍然挡不住它越来越流行的趋势,而且选择自婚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女性。



至于为什么选择自婚?


日本婚庆网站给出排名前二的答案是适婚年龄找不到合适的结婚对象以及对感情失望。


而自婚完美的实现了没有猜疑、吵架和家暴,也没有背叛、劈腿、戴绿帽,无挂无碍,来去自如。


相比于建立在爱情基础上的谈恋爱,婚姻掺杂了更多的因素,比如财产、子女、社会地位等等。


但在女性地位越来越高的今天,很多女性一个人就能实现人生圆满,不需要和另一个人“合作”。



即便是一个人最难实现的繁衍后代,也能通过借精动卵甚至代孕来解决。


在英国,借精生子的情况很常见。


比较出人意料的是,那些借精的女性并不全是单身,她们当中有一些人有着稳定交往的男友,借精只是因为自己想生孩子却没有和男友达成共识罢了。


不过这种在国外已不稀奇的想法到了国内却有点水土不服,电视节目《我家那闺女》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女演员焦俊艳扛起独立女性反催婚的大旗,想拿自己的人生来试验一下,证明不结婚、住养老院、冻卵找代孕也能过得很好。


但是焦爸却在“责骂”她这样人生不完整,会留有遗憾。



一开始小编也像焦俊艳一样,不理解为何家长总是喜欢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别人、为何总喜欢说“你该到什么年纪就该去做什么事”。


直到高亚麟在和焦俊艳的餐桌对话上点出,父母也有他们的苦衷——“因为他们直面死神了,而你老想做你没做完的”。



可矛盾的地方在于,事实是婚姻就像一双鞋,穿着合不合适,只有自己才清楚,但是父母们却在给儿女们洗脑你的婚姻一定会幸福。


父母和孩子的关系本该是相互独立又彼此爱护的,但如果他们把自己的幸福局限在看到儿女结婚生子。


在这种情况下,自婚也许不失为帮助年轻人们纾解逼婚焦虑的一种另类手段吧。




往期回顾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原作/译者所有,文内系信息发布平台,根据网民提交的公众账号由系统自动抓取内容,文内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内容侵犯了你的权利,请邮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