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燕:用生命在辟谣的雍正帝

2018-12-18 古籍 古籍


雍正皇帝真容彩色塑像


摘自《时拾史事》,九州出版社2015年10月



雍正六年(1782),陕甘总督岳钟琪收到一封劝他造反的信,信中除了鼓励他追随先祖岳武穆的意志,乘时反叛,为朱明复仇外,还列举了雍正皇帝的十大罪状,包括谋父、逼母、弑兄、屠弟、贪财、好杀、酗酒、淫色、怀疑诛忠、好谀任佞,证据都来自乡野流言。


信的最后还引用了最近的时事作为真实性的佐证,“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作者称,这就是为何孔庙日前遭遇火灾,过往的五六年间洪涝旱灾不绝于中国各地,以致农作颗粒无收,寒暑节季失调,竟致“山崩川竭”“五星聚”“黄河清”“阴尽阳生”的原因。


岳钟琪不敢怠慢,马上通过密折上奏皇帝,并将送信人当场拿下审问,查出信的撰写人是远在湖南山里的一名秀才——曾静。


在震怒的皇帝亲自主导下,全国上下通力合作,很快将曾静、曾静的学生和亲属、曾静读的“反书”的作者及其亲属,曾静听到的流言来源——某年某月某日他路遇的押解犯人的兵丁、某年某月某日与曾静一起吃饭喝茶的路人、某年某月他在客店里碰到过的过路举人,以及曾静散布谣言时听到的人等一一捉拿到案。


导致雍正怒不可遏的流言都有什么呢?内容非常驳杂,五花八门。其中既包含民间编排的宫闱秘事,如先帝病重,雍正进了一碗人参汤,先帝就驾崩了;皇太后要见被囚的儿子皇十四子,皇上不允,皇太后头触铁柱而亡;另一位圣祖皇帝的贵妃因其子被囚禁而自缢身死;雍正在杭州等地大肆兴建奢华行宫;雍正色欲、酗酒及贪财等等。


也包括一些更为离奇的都市传说,如雍正密诏宣某总督进京,打算夺其兵权并将其处死,总督在正直大臣的帮助下脱逃并指责雍正背信弃义;还有如某年冬日长城以北发生地震,引发洪水,淹死两万多满人,此为朱三太子显灵等等。大部分谣言都荒诞不经不值一哂,也只有无见无识的乡野小民会相信并热衷传布,而雍正,将其看作是一场严重的煽动颠覆事件。


这个案子前后共审理查办了12年,造成的结果是许多人人头落地,更多的人莫名其妙地被拘——仅仅因为很多年前可能随口跟着人议论了一句玩笑话。它还有一个重要成果,就是产生了一本长达几十万字、包含了许多重要文件的辟谣书籍——《大义觉迷录》。


大义觉迷录四卷刻本


《大义觉迷录》里收录了此案的办案经过,收录了所有供词,包括曾静等人听到过、传布过的流言,还收录了雍正亲笔写的对众多谣言的批驳。雍正追忆在他缵承大统之前对皇考康熙敬爱孝顺,以及康熙于畅春园病重、弥留期间的种种细节,包括康熙龙驭上宾之际祗候于寝宫的王公大臣的姓名及时辰。


他还描述了其他一些皇阿哥在此期间与此前的种种不端行为,以及先帝对他们的责难和排斥。雍正辩解道,他之所以要圈禁那几个皇弟,并非因一己之私,或出于残忍或报复之心,而是敬奉祖宗基业的责任所在。


他不仅未置那些不安分的觊觎大位者于死地,反而在他们生病时遣医送药。同样恶毒的谣言说他逼母,又将废太子妃嫔收归己有。雍正气愤地指出,他本人以及众多目睹他前往后宫问安的太监皆可作证,他对后宫所有的女眷相待有礼,从未逾制。


雍正还澄清了关于他酗酒、色欲的谣言。他说,他的身体状况从不允许他多喝几杯,何况酗酒?至于性和妇女,他自幼即对色欲兴趣乏乏,自登基以来从未广置后宫妃嫔。


他甚至还批驳了关于朱三太子显灵的荒谬故事。他说,康熙某年热河地区确实发生过大洪灾,但其因由并非什么面流鲜血的朱三太子让神祇释放黑水,而是由于豪雨不断,致使河位上涨,而且治河臣工对此早已有预估,河情始终在监控之下。当时,圣祖康熙正在该地区巡幸,所以其大营早已移置高地以免受洪水之害。

……


雍正帝读书画像


《大义觉迷录》编印完毕后,按照雍正的御旨,它被分发到全国各个地区、各个乡镇,免费分发给所有官吏、乡绅、生员,并要求各地要在每月朔望两日的地方宣讲上讨论,务必让每个百姓都晓谕。雍正还组织了包括曾静在内的宣讲团,赴西部几省的乡村,一个乡村一个乡村地进行宣讲。


雍正的心思,是期望通过一边大力镇压、一边晓之以理的方式彻底消灭所有的流言。但结果却与他的希望南辕北辙。普通百姓始终是拿它当《清宫秘史》看的,此书提供了如此多的细节、如此细致的政务操作讲解,远远超出小民编造流言所能想象到的内容。而其中提供的那些谣言原文,不仅没有被百姓唾弃,反而造成了新一轮谣言的流行,并发展出一个又一个新的传说。


雍正皇帝画像


雍正在时,宣讲按照他的要求月月进行。他死后的当年,刑部尚书徐本就上了一本,提出了很多官员都有同感但一直无人敢说的话:“此书之中颇多悖逆污蔑之词,实为天下臣民所不忍听闻者”,提议终止此书的宣讲。


此本表达了乾隆本人的意思,他马上颁旨停止宣讲并将此书收回,很快又将此书查禁销毁,私藏《大义觉迷录》属于灭门大罪。不过仍有极少数印本成为漏网之鱼,保存下来。藏下来的这些多年后都奇货可居,甚至远销到日本。因为人们认为,官方如此大动干戈,肯定是因为此书泄露了太多真相的缘故。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原作/译者所有,文内系信息发布平台,根据网民提交的公众账号由系统自动抓取内容,文内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