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将进酒》:古今第一劝酒歌

2018-12-18 历史春秋网 历史春秋网

本文来自于搜狐网

李白《将进酒》:古今第一劝酒歌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李白《将进酒》

1

将进酒,汉乐府诗题,属《鼓吹曲·汉铙歌》。《乐府诗集》卷十六:古词有“将进酒,乘大白”,大略以饮酒放歌为言。从前人创作情况看,有朝会进酒、有冶游饮酒,都有规劝之意。元萧士贇:“唐时遗音尚存,太白填之以申己意耳。”(《分类补注李太白诗》)

诗题又作《惜罇空》、《惜空樽酒》。

2

诗的写作时间,有不同说法。

一般认为作于天宝年间,李白被逐出宫之后。例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唐诗选》:“大约作于翰林‘赐金放还’后。李白当时胸中郁积很深,本篇抒发了感慨。”上海辞书出版社《唐诗鉴赏辞典》认为“约作于天宝十一载(752)”。

巴蜀书社《李白全集编年注释》提出了不同意见,认为跟《酬岑勋见寻就元丹丘对酒相待以诗见招》为同时同地之作。地点是元丹丘所居颍阳山居,时间是开元二十四年(736)。理由是:“纵观李集,一入长安以前作品感慨殊少,更无牢骚;二入长安去朝之后,伤心备至,牢骚特盛;唯有一入长安以后,二入长安以前一段时期,往往旋发牢骚,旋又自慰解。《梁园吟》如此,《梁甫吟》亦然,《将进酒》尤为典型。”

开元二十四年的说法,很有道理。

3

将进酒,劝人饮酒。将,请的意思,读音为qing(音同锵)。这个读音来历久远。《集韵》、《洪武正韵》所注反切为“千羊切”,《韵会》为“七羊切”,不同于将军、将帅中“将”的“即良切”和“子亮切”。“即良切”和“子亮切”折合成今天北京话读音是jing(音同江)和jiàng(音同降)。请义的“将”,用例如《诗经·卫风·氓》“将子无怒”,《诗经·小雅·正月》“将伯助予”。

4

黄河之水天上来,前人有种种解释。例如,钱可选:“盖极言其高远也。”唐汝询《唐诗解》:“……以河流起兴,言以河之发源昆仑尚入海不返;以人之年貌倏然而改,非若河之迥也,而可不饮乎?”巴蜀书社《李白全集编年注释》:“元丹丘颍阳山居距黄河不远,故以黄河起兴。”上海辞书出版社《唐诗鉴赏辞典》:“黄河源远流长,落差极大,如从天而降,一泻千里,东走大海。”(周啸天撰稿)

这些解释各有道理,但都既不全面,也不准确。实际上,李白这句诗主要是化用汉乐府《长歌行》的诗句与诗意:“”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李白把“百川”改成了“黄河”。另外,黄河之水高处来的说法,显然也是唐代人所熟知的地理知识。王之涣《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李白《赠裴十四》:“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可为佐证。

5

高堂明镜悲白发,有人说高堂指母亲,这是不对的。理由如下:

首先,唐诗中的“高堂”大多数是“高敞的厅堂”或“高大的殿堂”的意思。例如:张说《幽州夜饮》“正有高堂宴,能忘迟暮心。”王维《观别者》“爱子游燕赵,高堂有老亲。”

其次,李白的其他诗作中,“高堂”基本上都是指“高敞的厅堂”或“高大的殿堂”。例如:“高堂月落烛已微,玉钗挂缨君莫违。”(《白纻辞三首》之三)“入门上高堂,列鼎错珍羞。”(《古风》)“高堂粉壁图蓬瀛,烛前一见沧洲清。”(《同族弟金城尉叔卿烛照山水壁画歌》)

更为重要的是,从诗意上看,上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说的是事物在空间上流逝的不可逆转;“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则是与之对应的人生在时间上流逝的不可逆转。前者是自然现象,后者是人生现象;前者是他(它),后者是我。对应工整,自然。倘若这里冒出个母亲、孝道的意思来,就破坏了这种对应。《将进酒》是一首劝朋友饮酒、宣扬及时行乐思想的诗,跟父母、孝敬父母毫无关系。

此外,高堂明镜悲白发,高堂敦煌残卷本作床头,也可以说明高堂是明镜悬挂处,跟父母无关。

6

天生我材必有用,还有如下版本:一、天生我材必有开;二、天生我身必有财;三、天生吾徒有俊材。第一种版本,“开”字或许可以理解为开运,但仍有意思不够明晰之弊;第三种版本,“俊材”跟千金没有必然关系(李白有诗句云“珠玉养歌笑,糟糠养贤才”),诗句承接有突兀之嫌;第二种版本,跟紧接着的“千金散尽”句意思合榫,但似乎格调不高。相比之下,今天通行的“天生我材必有用”显得最为中庸得体。其实,我倒觉得第二种版本更像李白风格,跟诗中的“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必言少钱”等诗句也协调,可能是原版。

千金散尽句,“千金”多种版本作“黄金”。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曩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根据李白的语言风格和生活境遇,他自述的散金数量或许有夸大,但从他广交朋友的情况看,轻财好施应该是真有其事的。

烹羊宰牛且为乐,有羊有牛没有猪,这或许不是偶然现象,背后有其原因。比如说,李白是西北胡人,不食猪肉。

会须一饮三百杯,这不是说李白的实际酒量,而是用典。陈暄《与兄子秀书》:“郑康成一饮三百杯,吾不以为多。”

7

岑夫子,岑勋,南阳人。颜真卿书《两京千福寺多宝佛塔感应碑》的撰文者。有人把“岑夫子”当作岑参,是不对的。岑参年纪比李白小十五六岁,李白不可能称呼他“岑夫子”。说岑夫子指岑勋,最有力的证据是《酬岑勋见寻就元丹丘对酒相待以诗见招》,其中有两点信息:一是岑勋跟元丹丘相熟,二人曾在一处盘桓;二是岑勋、元丹丘跟李白三人是酒友,关系融洽。此外,诗中“开颜酌美酒,乐极忽成醉”、“一顾轻千金,且向山客笑”等句跟《将进酒》的意思风格也相近。

丹丘生,即元丹丘,其家在颍阳(在今河南省开封市),有被称为山居的傍山别墅,李白曾经应邀到那里游览小住。李白《题元丹丘颍阳山居》序:“丹丘家于颍阳,新卜别业,其地北倚马岭,连峰嵩丘,南瞻鹿台,极目汝海,云岩映郁,有嘉致焉。白从之游,故有此作。”李白诗集中跟元丹丘有关的诗歌有十余首,看得出来,二人结交甚早,情谊深厚。

陈王,曹植,曾被封为陈思王。

斗酒十千恣欢谑,曹植《名都篇》:“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平乐,道观名。

五花马,马毛色作五花纹,一说把马颈上的长毛修剪成五瓣。杜甫《高都护骢马行》:“五花散作云满身,万里方看汗流血。”

千金裘,《史记·孟尝君传》:“孟尝君有一狐白裘,值千金,天下无双。”

8

这首诗艺术上最引人注目的特点是,风格豪放。严羽称其因为充满豪情,“使人不能字摘句赏”(《李太白诗集》严羽点评)清人徐增称赞其“最为豪放,才气千古无双”(《而庵说唐诗》)。李白诗歌的基本风格是“月神的沉吟”,大量饮酒之后,在酒精麻醉与兴奋的双重作用下,风格一变而为“酒神的欢歌”。这首诗,便属于酒神的欢歌类型。

风格豪放之外,我认为这首诗之所以广受欢迎,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它堪称劝酒的千古佳作。我国有悠久的酿酒历史,饮酒文化博大精深,劝人饮酒的艺术有广泛的现实意义。李白这首诗从黄河、生命的一去不复返,到金钱的不足惜,到只有饮酒者才能名垂千古,劝友人置酒畅饮,气势如虹,警句翩跹,使人根本无法拒绝。这首诗,可以使贪杯者气壮山河,可以使逃杯者自惭形秽。古往今来的诗文作品,论劝酒威力与功效之巨大,似乎无出其右者。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原作/译者所有,文内系信息发布平台,根据网民提交的公众账号由系统自动抓取内容,文内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