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无法用1台以上的GT好好旅行

2016-02-21 ramp驾道 ramp驾道

撰文:Michael Kckritz   摄影:Roman Kuhn   编辑:孟洁


毛米内尔(弗拉基米尔·卡米内尔)和我花了整个周末的时间,还准备了烧烤用的木炭,试图评选出英语国家生产的最完美的GT跑车。




却无功而返。 


本来我们计划的好好的。沿着美丽的湖畔乡间公路、穿过勃兰登堡州的林荫大道,然后在乡间别墅的院子里享受一番烧烤派对的乐趣。在令人惊叹的景色里喝着美味的红酒,这主意简直太棒了。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的这次旅行最后演变成了唐顿庄园的高大上价值观与史蒂夫·麦奎因的牛仔靴子的对抗赛——即低调的骆驼棕色宾利欧陆GT对上颇具攻击性的黄色福特Mustang GT,大不列颠联合王国对上叛逆的美国佬,儒雅的欧洲文化意识形态对上粗鲁的北美捣蛋鬼。实力领先的590马力、720牛·米的W12发动机与相对简单的421马力、530牛·米的V8引擎,聪明才智与发达的四肢,品位与肌肉。哪个更好呢? 




一个周六的早晨,柏林市中心,福特Mustang和宾利欧陆GT已然停在那里。后者要价12.7万欧元,同样的价格可以买到四辆福特Mustang,剩下的钱足够再买五六套新轮胎。 宾利不仅价值不菲,而且充满自信。“是的,它确实很棒”毛米内尔首先评价道,“没错,这辆宾利真的很棒。”他开了两圈之后第二次评价道。

 



福特Mustang则在那里隆隆作响。它的前身车型在此前的几十年里一直受到各种设计缺陷的困扰。但自从11年前福特公司改进了设计之后,先前的福特“小马车(Pony Car)”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搭载了专门用于Mustang车型的V8引擎,同时经过彻底改进的底盘使它能够从容快速地过弯。 


毫无疑问的是,这两辆车都独具魅力,且具有示范效应。宾利轿跑车彪悍的体态和手工缝制的真皮座椅备受莱坞名流的青睐。而Mustang强大的动力、跨时代的设计以及很多精致的细节一定能抓住你的灵魂。 


我们通过扔硬币来决定第一轮谁来开哪辆车。结果是美国车归毛米内尔,英国车归我。




路上空无一人!搭载V8引擎的福特Mustang惊醒了所有的勃兰登堡人。两辆GT车的表现都不错,动力绰绰有余,所不同的是,它们当中的一个是戴着丝绒手套的高贵的勋爵,而另一个虽缺乏素养却性格直爽,是很容易与你建立起真正的男人友谊的街头小霸王。 




宾利兼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特性。一方面它颇像一艘豪华邮轮,其高档的12缸发动机给你带来奢华的享受,同时它又是一辆超级跑车,仅需4.4秒就能达到100公里的时速。经过U型弯道时,由于四驱系统可以自动将动力分配到每一个车轮,所以2.5吨的自重也完全不是问题。那有没有急速飞驰的感觉呢?宾利的产品从来不会有这种感觉!虽然车速非常非常快,但你仍然能够尽情享受真皮座椅的舒适。




我们在咖喱香肠小食店歇息,吃着香肠薯条,喝着可乐。毛米内尔边吃边说,他刚才驾驶Mustang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奥卡姆剃刀原理。 


这个原理的大意是这样的:当有多个原理都能解释同一个事实,那么你就应该使用最简单的那个。如果一个简单的理论就能推演出一个合乎逻辑的结果,那就应该摈弃所有其他繁琐的理论。 




毛米内尔认为Mustang就体现了这个原理。此时的他就像刚剃过胡须一样,容光焕发。福特Mustang就是采用了简单务实的原则打造的一款完美的跑车。“剃须刀”就是用来比喻简单有效的方法,也就是说,用对某个现象的最简单而又正确的解释来“剃去”所有其他的解释。 




而我则在加油的时候给毛米内尔讲述了宾利男孩的故事:宾利男孩是一群英国富有的车手,他们在世界各大赛道上既受人尊敬,又令人生畏。因为在上世纪20年代,他们驾驶宾利赛车赢得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等一系列车赛的冠军,给宾利品牌的声誉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好啊”毛米内尔冷冷地说道,“那我现在也给宾利的声誉打上点烙印,只要我们加得起足够的汽油……” 




我们在乡间别墅的烧烤派对演变成了一场哲学辩论会。两者都是杰出的跑车,它们都秉承了各自的传统,都完美表达了各自的理念。宾利代表了21世纪的英国——精于高技术。另外,当周六电视台播出《唐顿庄园》的时候,整个民族都围坐在电视荧屏前观看。而福特Mustang则代表了街头战士、穿着牛仔靴的“现代人”。




但有趣的是,这一切的后面都有德国人的推手,根植于英国的宾利其实是由沃尔夫斯堡主导的。而为了适应欧洲市场的要求,出产于迪尔伯恩的美国跑车也已作出了相应调整,以迎合普鲁士人的驾驶习惯。如果你进一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事实上两者都是“剃刀”。 




他问我知不知道GT到底代表什么?我说,不知道。然后毛米内尔说,当然是代表十亿吨级。说着他咧开嘴大笑了起来。我大惑不解,这可是核爆炸所释放能量的单位啊!他解释道,两辆车都不缺能量。他说着一大口喝干了杯中的酒——天呐,我永远get不到毛子的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