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代|穿越贝加尔湖两个颜值巅峰期,这里有什么值得玩?

2018-12-04 国家人文历史 国家人文历史

西伯利亚,谁也不会想到,在它无边无际的严寒与荒原里,在这盛产“寒流”之地,有着地球上最深邃的蓝眼睛之称的贝加尔湖。在这里,我们经过它美得犯规的金秋十月,又将去攀越它的另一个颜值巅峰——冬季的蓝冰期。


秋天的贝加尔湖,如金色童话


进入冬季,这里便成为一个“冰冻的蓝色星球”。点击以下图片跟我们去贝加尔湖看蓝冰!


我们在贝加尔湖短暂却多彩的金秋抵达,随行的每一个人都如那首歌所述“流连忘返在贝加尔湖畔”。短短6天,一步一景,一景一画,用脚步丈量,用相机捕捉,用记忆深藏,用笔记录下属于西伯利亚才有的金色的绚丽与永恒。



百代旅行即将在如冷酷仙境的西伯利亚之冬再次开启蓝冰之旅,在等待贝加尔湖变成冰封的模样之前,我们在十月金秋之旅同行学员的文字中再次享受贝加尔湖湖畔恬静的俄罗斯风情小镇、狂野与广袤的奥利洪岛、现代与传统交织的伊尔库茨克。


百代旅行如何在深秋独占整个贝加尔湖,点击图片回顾行程


加尔湖的十月(节选)


作者:百代旅行金秋贝加尔湖之旅学员 宁孜勤


我相信所有踏上贝加尔湖旅程的人,都是带着一份美好的憧憬去的,我也不例外。

从百度上,你能查到很多地理上的震撼:

这里最深处达1637米;

这里湖长636千米,平均宽48千米;

这里的湖水储量占全球淡水总量的20%;

这里的湖水透明度达40米;

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淡水湖之一;

这里还是地壳的裂缝处;

这里有世界上唯一生存的淡水海豹……


秋天的贝加尔湖是金色的基调


当气候变迁,北京西山红叶不再壮观时,这里的秋天却展示出五彩斑斓的调色板,最重要的,这里没有雾霾。所以,当百代旅行诱惑我来一次贝加尔湖行走时,我立马上钩。


应该承认,这是一个精心安排的旅程,每一天都有非常愉快的收获,行程结束回头再看,觉得日程过程意犹未尽,估计我还会再次回到这片神秘的土地。


快乐要与人分享,所以我将这次游历慢慢写来。



十二月党人博物馆

到达伊尔库茨克第一天的下午,我们去参观十二月党人博物馆,先前在国内浏览旅游网站的游客文章时,大多都是吐槽这个十二月党人博物馆很无趣,也觉得可能这样一群俄国的充满理想主义的志士,与我们在情感上有着很大的距离,很有可能了无情趣。但我从喀秋莎介绍这个去处时脸上呈现出的那种神圣感时,我明白这个地方,对于俄国人来说,是一个充满意义的地方。



我们去的时候,天空也开始转换布景,上午时明媚的阳光,此时阴云四合,摆出一副忧郁的神情,越来越强的风——这种本地产的“西伯利亚寒流空气”,扑向每一个人。使我想起那些利维坦《弗拉基珠尔卡》风格的画面,寒风从近处横扫过美丽荒凉的俄罗斯平原,远处是阴郁的天空皱起的眉头。处在这样的舞台上,我们这群闯入者也不得不拉上衣服的每一处拉链,设身处地感受十二月党曾经的心情。



这个十二月党人博物馆其实是沃尔孔斯基伯爵在1837年被赦免苦役之后,经沙皇批准,在忠实追随他的妻子沃尔孔斯卡娅帮助下,在伊尔库茨克建的庄园。



当沃尔孔斯基在这里建起庄园时,劳作的苦役生活实际上已经结束,他们只是不能回到圣彼得堡,成了没有多少财产的贵族,但是,正是因为这些残存下来的贵族们依靠他们的担当,给这个具有漫漫冬季长夜的地方带来了文化的绿洲。



建筑的入口是一个典型的俄国式门廊,电影《列宁在十月》中,瓦西里就在这样一个门廊里,将矮小的列宁藏在身后,装成俄国常见的醉汉,将搜捕队指向另外的方向。紧接着就被引入二楼,整个二楼被竭力布置成当初贵族的生活场景。



这栋房子的整个二楼,其实多在赞颂着女主人的伟大。墙上有一幅当时的油画家画出的女主人神态严肃冷静的肖像。这就是被称为“玛丽亚”的女主人沃尔孔斯卡娅。她与其他追随丈夫或情人一起来到西伯利亚的女人一起被后人称为“十二月党人的妻子”。而如今提到这样一个称呼时,则所有人都充满敬意,它也已经成为了一连串美好寓意的代名词,爱情、忠贞、纯洁、美丽心灵、吃苦、高贵等等。



从二楼沿着另外一个楼梯下到一楼,则是男主人生活和工作的地方,这里有小小的卧室,读书写作的台子,还有他干活用的农具马具等。奇怪的是,在欧洲,在俄国,我们经常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男女主人各自有各自的卧室和会客厅等等,也就是在同一个屋檐下,各人有各人的私生活,这一点在中国是不可思议的。也许隐私权是从这里开始的?



一楼的主厅是一个举办聚会沙龙的地方,当年贵族们正是在这里举办诗歌朗诵,举办舞会和听音乐的地方,而博物馆的人向我们强调说,当年的贵族们都是多才多艺的,每次音乐会的演员也就是参与者自己,这种贵族精英教育我们是没有享受过。也正是这种艺术修养,使得贵族们有了美好和勇敢正义,有了人类关怀,有了担当。




也正是在这个音乐沙龙厅,博物馆主办方——给了我们一个巨大的惊喜,专门为我们一行,邀请了几位出色的艺术家,在烛光中举办了一场小型音乐会。当客厅中那架1831年的钢琴,在摇曳的烛光中响起了肖邦、柴可夫斯基的音乐时,你立刻可以感受到,尽管外面冰封世界,是冬季的漫漫长夜,但只要音乐响起,温暖和幸福顿时就会包围你的全部,心在融化。


西伯利亚的雪


唐代有名的边塞诗人岑参,我不知道他最远到过哪里,但他那首尽人皆知的小诗“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用在我们这次行程上,到正是应景的很。



先一天,西伯利亚拉出了最典型的阴郁风景,早上还是天真烂漫,蓝天映衬黄叶,让我觉得这趟秋景可以看的很爽,可到午后突然拉下脸来,原野山岗天际线变成了俄罗斯风情。傍晚的小雪粒飘起,把一身秋装的我们赶回了酒店。本以为第二天早起,会漫天皆白。不想第二天早上,窗外仿佛雨后一般湿漉漉的,空气中只有被称作小雪的东西在应付差事。于是按计划早餐后,去一个叫“塔利兹”的博物馆,这是一处在山上森林里建设的民族建筑博物馆,是将许多老式的木头房子原封不动地迁移到这里建成的。



车到地方,发现情况不妙,这里风更大些,雪也更猛,山边的安加拉河,成了波涛滚滚的黑水河,呲起牙来露出了其凶狠的一面。好在这是建筑博物馆,我们可以从一个房子躲进另一处房子,在野外并没有很多时间。作为古建爱好者来说这种地方很称我心。除了古建外,其实这里更多的是力图用各种文物还原以往的人们生活场景。不同的民族,对于大自然的生存智慧有着许多差别。



哥萨克人是最早被派来代表沙皇行使统治权的,所以西伯利亚的哥萨克比起其他人来,承担公务员的职能比较多,他们甚至比《静静的顿河》里描述的老乡们生活得更优越一些。哥萨克人的房子大多很结实、厚实,窗户不大,大门很矮,所有人都只能弯下腰来钻进去,门厅的工作人员位子上坐着一位中年妇女,已经穿起了貂皮大衣,同样是一副不近人情的严肃。我们的导游喀秋莎曾经在北京的首都师范大学学习中文,她对俄罗斯的历史和文化也非常熟悉,常常能讲出一些出人意料的观点,使得我们的这趟行程收益很多。



在哥萨克人的房子里,她特别指给我看在紧凑的空间里的客厅兼餐厅的布局,进门的手边,一定是很重要的,挂制服的地方,在俄罗斯,自古以来就对制服非常尊重,因为它代表着权力、阶层等等符号。哪怕是很苦的邮差,也是国家公务员的一种,农人见了也要站在路边脱帽致意。



在这个露天博物馆,有一个原来伊尔库兹克城堡的部分还原。这里的城堡与欧洲不同,材料只能选择用木头,而这个城堡看上去倒像是三国时代的木寨,有寨墙、大门、瞭望塔,有拒马,不同之处在于这是个永久性构造,城堡门卫的楼空间很小,却有几支太平天国时代清军中常见的抬枪支在木架上,真不知这种装药很繁琐,射速很慢的武器在城防中能有多大作用?倒是展示出的强弓强弩看上去实在靠谱的多。



风雪中远远打量这些建筑,尤其是那个黑黢黢的寨楼,大可体会当年岑参将军漫天迷雪追击匈奴,那种“大雪满弓刀”的豪情。


俄罗斯人家做客

喀秋莎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们,中午要去俄罗斯人家吃正宗的俄国菜。在战斗民族驾驶员把坐在后座的我颠得七荤八素之际,忽然车窗外闪过一片人间雪景,紧接着我们乘坐的“太空飞船”降落在一个有着美丽花果和木头院墙的所在,女主人塔吉亚娜率领着他的大胡子丈夫笑容可掬得欢迎我们到来。



一场比往年来得更早更大更突然的降雪,让大婶家院子里和院墙上准备好最佳状态的花花果果措不及防,让白雪包裹起来,成了另一个景致。依然不依不饶纷纷扬扬还在下着的大雪,这会儿在我眼里开始变得亲切喜庆起来。



大婶先是向我们展示一只刚刚烤好的“大列巴”,捧在手中,直有锅盖那么大,老远便透出香气,然后是一道一道的菜,品种不复杂,只是自家做的熏肉香肠,自己院子里长的黄瓜叶菜什么的,还有俄国餐桌必不可少的土豆,大叔拿出用野果酿制的酒来,愿喝的弄上一点。东西不多,但分量多,说实话味道也很好,所有人在不经意间就闹了个肚圆。大婶进来问大伙吃饱了没?所有人都拼命回答:“俄倾哈啦少”(很好)。是的,挑剔如我这等,也要承认,确实“哈啦少”。自此对俄菜的担心一举打消,接下来的行程里,估计不用发愁吃什么了。



贝加尔湖——奥利洪岛

《谒金门》

凝望眼,极目关山远。

思想君亲肠寸断,怎消忠孝愿望?

回首羝羊散乱,幸遇野人为伴。

试把节旄一看,表我君亲面。



这一段唱词,是南曲《苏武牧羊》中的一段,表的是那苏武赤胆忠心,被匈奴单于卫律流放到北海(贝加尔湖)牧羊为生的片段。自古以来,以苏武为题的各类诗歌几不知有多少,而且都出奇一致的把苏武牧羊作为切入点,都认为苏武在此牧羊是极为艰苦难熬的事。如此苦寒之地,何以会成为世界上著名的旅游目的地?任何人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到此地领略美景,这也是个有趣的问题。



怀着这种乱七八糟的念头,长途奔袭,去到贝加尔湖最大的岛屿——奥利洪岛。渡过水来,有当地的专车在此等候,这是一种利用军用全地形越野车底盘改造的面包车,叫UAZ,念起来是“呜哇兹”,很快我们体会到了战斗民族的豪迈,与这会的司机相比,以往的车子和司机只好说是在开客机的,现在才是真正的战斗机,这也是车名的由来,你会呜哇乱叫,他们硬是在复杂道路上开出一百码时速,你得像八爪章鱼一样伸出所有吸盘固定住身体。



经过40分钟的“飞行”,我们跌跌撞撞的来到目的地,正赶上傍晚落日,大伙顾不上安顿行李,一顿猛跑,找到山坡上最佳位置。我们太幸运了,早上受到萨满巫师的祝福,晚上就看到落日,一场壮观瑰丽的落日大戏徐徐展开,又徐徐收尾,西天的云彩变换,直到落日下去很久,还有晚霞在四周天空,映带草原山岗,让我们对贝加尔湖一见钟情。



第二天清晨,相约去萨满山看日出,雪后的远山,白雪将沟沟坎坎都填平了,在晨曦中显得异常静谧。依然是UAZ,开到萨满山附近。



萨满山是布里亚特人的圣地,据说岛神巴阿巴亚和他儿子的灵魂栖息在这里。这里曾经是萨满教举行重大仪式的地方,在两个小山峰之间有一个中空的山洞,仪式就在那里举行。现在因为游人众多,这地方被污染了,所以当地的萨满仪式转移到了更远的山里人迹罕至的地方。据当地老人们口口相传,成吉思汗就葬在附近,真的,他爷爷亲口告诉他的。



那天早晨,气温很低,水面的风出奇的大,吹到人身上冷彻心骨,东方的云霞遮着初日,迟迟不肯放他出来,我们耐心地躲在岩石后面,数次想放弃,终于在坚持的最后一分钟里,见到了太阳打在萨满山尖上的秀丽景象。



奥利洪岛最北伸入水中的山角,叫合波角,这也是上岛者必去的地方。沿途上坡下坡,草地森林,还有牛马群,端的是赏心悦目,反正坐在车里,几只手都得牢牢抓紧,只能低下头看窗外景致。沿途来回要经过很长一片松林,建议诸位像我们一样在里面找个地方停下来,到林中走一走,也许就能看到真正的狗熊呢。林中的感受当然与他处不同。



一路美景不停变换,写来笔下无词,这种事只好自己去亲身体验。但是能写的,倒是林间野餐,尤其是司机安德烈他们自带炉子和锅,为我们熬制的一锅鱼汤。啧啧啧,那个鲜美啊。喀秋莎告诉我们,给我们开车的阿列克塞本身是消防员,又是个好木匠,还很会打鱼,又煮的一手好菜,真是个好男人,我后来才想起,忘了问阿列克塞会不会绣花。



因为行程的关系,我们在岛上的时间比正常安排少了一天,所以很遗憾,南岛路线不能进行。下次再来补上吧。


伊尔库茨克

当西风卷起树上的黄叶,像落雨般将其撒向人间的时节,伊尔库茨克明媚的街道开始带上一丝忧愁,那种天凉好个秋的愁滋味。小布尔乔亚那颗敏感的心灵将要开始在漫长的冬夜里,借着壁炉柴火的亮光,读普希金的诗。



我问喀秋莎为何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诺夫等俄国音乐家的曲子里,都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忧郁情调,她的神情也马上忧郁起来,“俄罗斯的冬天实在是太漫长了……”她说。于是,我的脑中就想起了鲍罗廷《在中亚细亚草原》和民歌《三套车》那样的场景体验。在这个比我们离北极更近的地方,冬天的黑夜有时会长达20个小时,甚至更长。在遥远的古代,每到这个季节,生存的苦难都让每个人害怕,所以这种情绪被长久的遗传下来,一代又一代,形成了俄罗斯人与众不同的忧郁之美。



而今的伊尔库茨克,虽然苏联解体二十几年,但城市变化并不大,作为远东石油天然气生产重镇,中俄的石油和天然气管道多从这里经过。很多中国人把旅游目的地放在这里,据说每年有2/3的游客是中国人,所以,在著名的商业大街上,有很多店家都很体贴的可以用人民币结算,会问你用微信还是支付宝?



有过文革经历的中国人到这里,会发现很多过去的记忆。道路的名字有列宁大街、加加宁大街等等,苏联时期的建筑物依然在这主要街道上占主角,我小时候就在苏联人设计援建的这种房子里住过,死板的设计师拿上一套苏联图纸过来就建房子,每个房子都铺上木地板,还有楼道和俄国典型的带廊和阶梯的大门,最搞笑的是依然有地下室,而江南的地下室不久就被地下水入侵成了水窖,搞得苏联专家很郁闷。



从游牧民族的习惯以及历史和社会因素发展而来的对“民族领袖”和“英雄”的崇拜及服从,在俄罗斯也被表现得很强大,不经意的一个小广场就会有一个人物塑像竖在那里,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和表达怀念。



政府大楼的后面,也是一个很大的广场,立有一位从伊尔库茨克走出去的伟大卫国战争时期的将军铜像,还有一个则是永不熄灭的火炬,以纪念伟大卫国战争,从星期一到星期五,都有从伊尔库茨克各中学中选出的最优秀的学生,在这里为火炬站岗,他们每30分钟一班,穿着当年式样的士兵服,戴着船形帽,迈着正步上岗换岗,荣誉感非常强,这种爱国主义教育,在中国真值得推广。对每个少年都会留下人生最好的记忆。



也许是像十二月党人这样的政治精英和贵族们的流放,使得这个城市具有了与众不同的文化层次。位于列宁大街的苏卡乔夫艺术博物馆,是一个不容轻视的著名艺术收藏之处。这里的主要展品是十六、十七世纪以来的艺术油画和一些雕塑,还有不少具有俄历史价值的文物。俄国历史上有名的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肖像就挂在走廊上,正对着二楼的楼梯口,按照俄国习惯,她的小名也应该叫喀秋莎,她的父亲是当时德国一个不起眼的小国的国王,被伊丽莎白皇后选作彼得三世的未婚妻,后来通过情人所掌握的近卫军发动政变而当上了女皇。



这个在生活上多姿多彩的女人,在治国方面也很厉害,多次与奥斯曼帝国发生战争,并夺取了大片土地,可以说,是在她手上,俄国才成为欧洲不可小觑的大国。在同一个厅里,还有一幅著名的列宾作品,画的是一个衣着破旧的小女孩在天真而饱含沧桑的笑容,据介绍这是他在法国时的作品,但背后的草原,把它当做俄国小孩也可以。任何人都不可能毫不动情地从这个小女孩身边走过,所有人,都会在此驻足很久。原作旁边,博物馆还特地用扫描件加上一个3D的塑料面罩,以供盲人对此作品触摸欣赏,可谓人性化之至。



伊尔库茨克的街道,值得到处走一走,她有自己很特殊的风情,你会在不经意间因为一个街角,一个门洞,甚至街边一个小品而怦然心动。这里每扇窗户后面都会有一盆精致的花草。在颜色单调的街面上,也总有一些别出心裁的装饰来打破沉闷。



冬天将临,这里的冰雪世界也将开始,全世界绝无仅有的“蓝冰”,你看过吗?


此时,文章近尾声,耳畔不知为何总是迴响着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中轻快的俄罗斯民歌。我们乘船离开奥利洪岛时,喀秋莎让我们掏出几枚硬币,默念祝祷,然后抛给贝加尔湖,说是这样,你们的愿望就能实现,你们也会再来的。于是,在离开之后,有了这样的小诗:


你们真的忍心走了

贝加尔湖畔

白桦林和落叶松

伤心地

撒手让叶子落下

化作衣被

去护卫它们的根

“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

盼望着你们信守

渡轮上抛散硬币

许下再来的诺言

2018年10月於南京



在文字和图片中感受到这片金色的贝加尔湖和充满文化气息的俄罗斯小城伊尔库茨克了吗?贝加尔湖的蓝冰季离你也并不遥远了。百代旅行将在2019年2月9日邀你共赴蓝冰之约。



在贝加尔湖只有冬天才有的独特体验

奥利洪岛全岛追寻最美蓝冰拍摄点

冰裂、冰洞、冰气泡、雾凇一次拍个够

最Cool的冰钓

气垫船勇闯冰湖

UAZ车冰面“带你飞”

雪橇犬雪地驰骋



独特的人文体验

十二月党人博物馆私享一场室内古典音乐演出

做客俄罗斯人家,跟俄罗斯妈妈学做传统俄式美食

接受最灵验的萨满巫师的祝祷

认识神秘的布里亚特人,与他们交流并观赏表演

住进俄罗斯特色的小木屋

美术馆、博物馆、东正教堂……给你一场有文化的CITYWAIK

品尝贝加尔湖独有的白鲑鱼


出行日期

2019年2月9日——2月16日

(15人成团,限20人内的精品小团)


报名截止日期

2019年1月8日


行程价格

10080元/人,单房差价:2700元/人

占床孩子与成人同价

不占床孩子:8848元/人

*不含往返国际机票等大交通费用



长按二维码报名或在线咨询客服

客服电话:010-6536 7401

(工作时间:9:00—18:00)


点击下方图片,获取更多精彩文化研学课程


图片来源:图片由行程导师以及学员提供。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图片作者所有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原作/译者所有,文内系信息发布平台,根据网民提交的公众账号由网络爬虫自动抓取内容,文内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