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往后,再也没有江湖了

2018-12-04 小贝书单 小贝书单


回家的地铁上,瞥见旁边的大哥在编辑一条朋友圈,配图是一张金庸老爷子的照片,笑眯眯的大头照。大哥的手指一会急促的敲出文字,一会又犹豫,然后删除。如此反反复复,四个地铁站过去了,待我下车,那条纪念金庸去世的朋友圈还没有发出去。


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对一个完全不曾接触过的人如此挂念,会因为他的去世而伤心难过,乃至落泪?


晚上加班时在群里看到有朋友转发金庸去世的消息,以为是跟往常一样的谣言,结果上微博求证发现这一次金庸真的离开我们了。汹涌的情绪压抑不住,眼眶湿润,好在当时的办公室没有其它人。


大口喝下了晚饭剩下的啤酒,呆坐了那么一会后回家。


年龄渐长后,人都要习惯告别,先是那些听说过的、知道的人,然后是身边的人,最后,可能就轮到自己跟自己告别吧。


可告别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跟一个不曾相见,却通过其它的方式(音乐、影像、文字等)实实在在影像过你的人。


金庸的小说我读过很少,一部《神雕侠侣》,半部《天龙八部》,都是成年后的补课,阅读过程中老是被记忆中的画面影响,读着读着又去网络上搜索了电视剧来看。


那些父母眼中打打杀杀的闹剧,形成了我最初的价值观。特别是在没有网络的90年代,一台29寸的电视是少年们向往的世界,一个充满浪漫与侠义的江湖世界。那里有大善,也有大恶,有豪情,也满是卑鄙,可吸引我的,永远都是至情至性,是无拘无束,是义薄云天的气概,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我喜欢《倚天屠龙记》里赵敏的勇气与固执,她大闹张无忌与周芷若的大婚,一旁的范遥看不下去,劝说道: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赵敏回他,我偏要勉强


我喜欢《神雕侠侣》结局处充满禅意的对话。大战结束,大家讨论起新的江湖排名,当东南西北都有了人选后,中神通这个位置一时没有合适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推荐过后,曾经的南帝笑言,贫僧不在乎名利,黄药师更是看不起名利,只有你周伯通心中完全没有名利。那一刻,我懂了什么是真正的豁达。


我也喜欢神雕里杨过的浪漫,所有才会有林燕妮那篇《一遇杨过终身误》,有他留给郭襄的风陵渡口,有程英为其写下的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还有他与小龙女相遇、分离,再相遇的曲曲折折,哪一件不曾让少年的心跟着纠结,唏嘘感慨。


金庸笔下有太多的故事、人物陪着我们一起成长。主角们各有让人喜欢的原因,乃至那些配角,也是形象鲜明,以及一个好听的名字。


这世界上恐怕除了写出《源氏物语》的紫式部,再也没有人能像金庸一样,给笔下的人物(特别是女性)一个巨好听又贴切的名字了。木婉清、霍青桐、任盈盈、王语嫣、公孙绿萼……


这样一个个人物,一部部作品聊下去,可能不知道要说到何时,毕竟几乎每年夏天,我都会翻出金庸老爷子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来看。前两周还在计划等这阵子忙过了,就从头看一遍《鹿鼎记》。


当我们提到金庸的时候,对这个人真的知之甚少,可却熟悉他创作的人物与世界,那些字句、画面。是我们成长的养分。


告别金庸,其实是被迫着跟匆匆岁月告别,跟已经辉煌不再的香港流行文化告别。


此刻只想跟老爷子道一声感谢,隔着山山水水,隔着时间,跟金庸告别。



(end)



小贝书单

多读书,读好书

▲扫一扫,更有料


推荐阅读:

2018年9月书单

有人问我为什么喜欢村上春树

所谓的自由,就是被别人讨厌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原作/译者所有,文内系信息发布平台,根据网民提交的公众账号由网络爬虫自动抓取内容,文内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