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叛军、斗王世充、打色狼: 谁敢说女子不如儿郎

2018-12-04 时拾史事 时拾史事
墓志铭系列


11月24日,中国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结果出炉,中国国民党赢得全部22席地方县市首长中的15席,其中,女性多达7名。


近年来,岛内乱象丛生,浊浪滔天,民进党祭出“转型正义”、“处置不当党产”等手段追杀国民党,大有赶尽杀绝之势。在惊涛骇浪中,一群女将敢于迎战,并七战七捷,实实在在地为国民党撑起了半边天。关于她们的政治话题,在此不作讨论。单纯着眼表象,我们从这个现象中,或许可以看到女性面对“乱世”的一种姿态。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出现过多次全面或局部的“乱世”,凡是战火烧过的地方,老弱妇孺受害最深。翻查二十四史《列女传》,战乱中烈女抗暴的事迹占据相当大的比例,令人悲愤不已。然而,所谓的贞操并不是古代女性在战乱中唯一珍视的价值,自我毁灭也绝非古代女性应对乱世的唯一方法。


明代画家仇英《千秋绝艳图》局部——东汉才女班昭,其《女诫》是东汉到民国初期女性的启蒙读物,成为千年以来中国女性的命运注脚。



先由唐朝人卢甫的遗嘱说起。唐德宗贞元十七年(公元801年)九月十七日,出身范阳卢氏的贵族男子——卢甫逝世于会节私邸,享年七十五岁。


卢甫墓志铭并序


在贵圈中,卢甫的事业可以说非常平庸。从郑州原武县尉起步,到退休也还只是河南府伊阙县的县丞。兢兢业业工作好几十年,级别基本不动,工资基本不涨,年轻时被地方百姓亲切地称为“(卢)少府”,老了仍然是“(卢)少府”。但他似乎并不介怀。也许他看得很透彻,古往今来,大部分人都是这样默默奉献着,认真努力地走完一生,自己已经比普通百姓幸运多了。活到七十五岁,在古代属于高寿,他也知足。唯一放不下的,只有一件事——洛阳县、三川乡、郭村,有一座孤坟。


大约三十六年前,唐代宗永泰元年(公元765年)前后,卢甫三十九岁,出身陇西李氏的妻子去蕲县探亲。她的父亲李澜刚刚出任蕲县县令。可以想象,临行前,李氏和卢甫有个约定:“等天冷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可是,她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蕲县境内有一股草寇,约有二千多人马。县令李澜出面招抚,说服他们回家勤劳致富、安居乐业。当地有两百多户百姓恢复了正常的生业。但李澜的上级、徐州刺史曹升却不认同怀柔政策,悍然率兵突袭。草寇逃脱后,认为自己中了李澜的诡计,把仇恨都算在他头上,杀进县城报仇。李澜的堂弟李渤在场,请求代替堂兄受死。李澜不同意,兄弟俩争死,都要把生的机会留给对方。这时,李澜的女儿,亦即卢甫的妻子站了出来,自愿代替父亲去死。


如果这是电视剧,结局很可能是“草寇感动落泪,放过了李澜一家”。可惜,现实总是比电视剧残酷。李澜、李渤、李氏全部遇害。等变乱平定,宣慰使、吏部侍郎李季卿把情况奏闻代宗,李氏获追封为“孝昌县君”。


那一年天冷的时候,卢甫把妻子安葬在洛阳县三川乡郭村。


毫无悬念地,李氏进入了两唐书列女传。但有一点值得注意,她入传的理由不是护贞,而是取义,是对亲人的爱。


列女传十六卷



李氏的故事似乎仍嫌悲伤。对于现代人来说,曹操谋士荀彧的五世孙女荀灌也许更加励志。这个女孩还在十三岁上初中的年龄,就创造了一个载入史册的传奇。


荀灌的传奇体质好像也有一点来自颍川荀氏的遗传。她的父亲荀崧,是荀彧的曾孙。据晋书记载,荀崧“志操清纯,雅好文学”,官至中护军。可是赶上西晋末年的大动荡,家世、文学、志操、官职都没什么用,生命力和运气才是最重要的。


公元308年(西晋永嘉二年),农民起义军王弥攻进国都洛阳。荀崧保护老母,和同僚们一起逃难去密县。途中,同行的人走散了,荀母不幸去世,荀崧悲痛欲绝,披头散发,陪在运载老母遗体的车旁,边走边哭。叛军追击的脚步声隐约可闻,他也不害怕。叛军追了上来,抓住荀崧,刀斧齐下,一通乱砍。荀崧受重伤四处,当场断气。


不料,当晚,他一口气又缓了过来,得到救援,死里逃生,后来官至“都督荆州江北诸军事”,带着女儿荀灌住在宛城任所。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这条规律不适用于荀崧。他从刀山里爬出来不满十年,就一骨碌滚进了油锅。


叛将杜曾,自号“南中郎将”、领竟陵太守,率军进攻宛城,布下十面埋伏。荀崧兵少,弹尽粮绝,命悬一线,只得求助于平南将军石览。那么,他派谁去送求援信呢?女儿荀灌,年仅十三岁。


其实,这也许是荀崧有意给女儿留一条活路。因为敌人杜曾太可怕了。


杜曾为人凶残狡诈,人称“鸱枭食母之物”,求娶南郡太守刘务之女不成,竟将刘务灭门。上行下效,杜军将士也比豺狼还狠。荀崧可能认为,与其让女儿留在身边等死,不如托付给忠诚的勇士,尽量保护她突围,还有一线生机,而求援只是一个借口。


荀灌和数十勇士一起行动,在夜色掩护下翻越城墙逃出。杜军发现他们的行踪,立即展开追捕,沿途穷追猛打。小荀灌勇敢顽强,激励勇士,边打边跑,一行人钻进鲁阳山,在深山密林里迂回前进,甩掉了杜军,最后到达石览的大营,呈上求救信。


随后,荀灌又代表父亲,向真正的南中郎将周访请求增援。周访派出儿子周抚和三千军士,与石览的军队会师,共同驰援宛城。很快,杜曾撤军,宛城转危为安。


晋书这样评价荀灌:“幼有奇节”。但气人的是,编修晋书的房玄龄等人却舍不得多扒一些荀灌女神的生平故事。宛城解围后,荀灌的名字就在晋书中消失了。她可能和周抚结婚,相爱相敬,拥有快乐、充实的人生吧!(我yy的……)


荀灌的故事被写成绘本



女神战斗不一定在沙场。隋末唐初,有一位貌似平凡无奇的劳动妇女,就用劳动妇女的方式,和一代枭雄王世充进行了一场智慧和体力的较量。


这位女性岂止是普通,根本还很卑微。她,只是一个乳母,姓王,名“兰英”。

隋炀帝末年,天下分崩,群雄逐鹿。王世充于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占据东都洛阳,两年后称帝,国号“郑”。唐武德三年(620年)七月,秦王李世民率军攻郑,逐步把王世充逼入绝境。之前被迫臣服于王世充的隋朝官员暗中自谋出路,包括隋末河阳郡尉独孤武都。他打算叛郑投唐,但计划不幸泄露,被王世充处死。查《资治通鉴》,唐军包围洛阳城后,城内前前后后共有十三人想献城倒戈,归降唐朝,全部事败身死,没有一个成功。估计独孤武都就在其中。


【秦王世民围洛阳宫城,城中守御甚严,大炮飞石重五十斤,掷二百步,八弓弩箭如车辐,镞如巨斧,射五百步。世民四面攻之,昼夜不息,旬余不克。城中欲翻城者凡十三辈,皆不果发而死。】


独孤武都身后留下一个儿子,名叫独孤师仁,只有三岁,因年幼幸免一死。遵照王世充的命令,这个孩子被囚禁起来。按当时落后的医疗条件和洛阳围城期间恶劣的生存环境,何况还是在囚禁中,失去家人保护的小师仁几乎等于被判了死刑,只能自生自灭。


危难关头,乳母王兰英挺身而出。她向王世充申请受“髡钳”刑——剃掉头发、铁圈束颈,以此为代价,换到照顾小师仁的权利。她一面竭尽全力抚养师仁,一面悄悄侦察逃生的机会。


随着时间流逝,王世充的人马在唐军的重压下自顾不暇,渐渐放松了对小师仁的管束。然而,一个比囚禁和监视更加恐怖的危机又出现了,向包括师仁和王兰英在内的洛阳人发出恶魔般的狞笑——城中饥荒惨重,中下级官员也难免饿死。


王兰英到街上乞讨,四处寻找可以果腹的食物。每有收获,她都优先喂饱小师仁,自己不惜喝水充饥。有一天,她注意到城内已陷入混乱,如果趁机逃跑,胜算应该很高。于是,她谎称挖野菜,偷偷背起小师仁,逃出了洛阳城。


在古代围城战役中,如果攻防双方心存一念之仁,有可能达成默契,实施一项人道主义措施,即允许城内妇孺出城采摘野菜,减少平民死亡,称为“采青”。根据王兰英相关史料的描述,个人推测唐军和王郑军队对洛阳市民也实行了这项政策——起码阶段性实行过。王兰英和独孤师仁应该是混在出城采青的妇孺中,逃出生天的。


“师仁啊,别怕,阿媪带你去长安找伯父。”我想,在逃难的路上,王兰英这样安慰小师仁,“你庶出的伯父(独孤开远),你没见过。他和你耶耶(父亲)一样,都是英雄!隋朝大业十三年,在江都,宇文化及进宫弑杀隋炀帝,叛军闯进了成象殿,宿卫兵士都背叛炀帝,归附了叛军。你叔叔当时是天子千牛,坚决不投降,和右屯卫将军独孤盛合力跟叛军死战,力竭被俘。叛军敬佩他忠义,把他放走了。听说他投奔了大唐。独孤家的人都是英雄!有阿媪在,我们师仁什么都不怕,也要做背逆归唐的小英雄!”


王兰英带师仁投入唐军的兵营,双双获救。


唐高祖李渊闻讯,封王兰英为“永寿郡君”,以资嘉勉。


【师仁乳母王氏,慈惠有闻,抚鞠无倦,提携遗幼,背逆归朝。宜有褒隆,以锡其号。可封永寿郡君。】


不清楚王兰英对这份奖赏作何反应。也许她不善言辞,仅仅憨厚地笑笑;也许她会说:“我只是一个乳母,但我懂得那个字——‘爱’!”


关于独孤师仁归唐之后的情况,我还没有找到史料。不过,师仁和李渊有亲戚关系。师仁的祖父独孤罗是李渊母亲独孤氏的亲兄弟,也就是说,师仁的父亲独孤武都和李渊是表兄弟,所以师仁是李渊的表侄。独孤武都为投效李唐而死,乳母王兰英的事迹又感动了李渊,加上李渊性格比较宽厚,也算一个慷慨大方的人,估计师仁的待遇不会差。另外,师仁的伯父独孤开远在唐朝封爵考城县公,终官于左卫将军,总体来看混得也不错。


希望小师仁茁壮成长,和乳母王兰英一起沐浴着和平的阳光,安度幸福的一生。


锡剧《王兰英》



像荀灌、王兰英这样的女性,如果生活在太平盛世,遭遇某些难堪的危险——例如撞上性骚扰、色狼,相信也会有意想不到的表现。比如唐朝滕王府典签崔简的妻子郑氏。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勃的《滕王阁序》容易使人产生一种遐想:滕王该是怎样一位风雅俊逸的蓝孩纸?事实令人大失所望。



滕王——唐高祖第二十二子李元婴,好色放荡,荒淫无耻,对手下属官的漂亮妻妾一个也不放过,连不吃窝边草的兔子都不如。他每每打着王妃召见的幌子,把别人的妻妾骗进王府,见面就动手,吃相极其难看。受害人慑于他的身份权势,又顾虑自己的名誉,往往敢怒不敢言,只好吃哑巴亏。


崔简的妻子郑氏完全不同。她有备而来,雄赳赳走进“王妃”指定的会见场所,一个小阁子。滕王以为她和之前那些女人一样不敢吭声,钻出来就要重施故伎。但郑氏才不怕丢脸,立刻大喊大叫,嘶声呼救,倒把滕王吓了一跳。


滕王的左右侍从慌忙阻止:“这是大王,你别喊!”


郑氏装糊涂:“大王怎么会这么贱?大王怎么会干这么不要脸的事?肯定是下贱的奴婢!”边骂边脱下一只鞋子,把滕王劈头盖脸痛打一顿,还用手指甲使劲抓挠滕王的脸,抓得他皮破血流。


滕王妃听见喧哗声,出来察看,滕王的秘密就此揭穿。郑氏全身而退,滕王满头挂彩,羞愧得无地自容,十多天没有露面。


【《朝野佥载》:唐滕王极淫,诸官妻美者,无不尝遍,诈言妃唤,即行无礼。时典签崔简妻郑氏初到,王遣唤,欲不去则怕王之威,去则被王所辱。郑曰:“昔愍怀之妃,不受贼胡之逼,当今清泰,敢行此事邪!”遂入王中门外小阁,王在其中,郑入,欲逼之。郑大叫,左右曰:“王也。”郑曰:“大王岂作如是,必家奴耳。”以一只履击王头破,抓面血流,妃闻而出,郑氏乃得还。王惭,旬日不视事。】



前面提到的寿昌县君李氏,不知道她的丈夫卢甫在晚年是否会想起这些故事?李氏也用她的方式战斗过,为了义,为了爱。然而结果还是过于惨烈。假如她有类似荀灌、王兰英、郑氏的幸运;或者,攻入蕲县的草寇能像抓获独孤师仁伯父——独孤开远的宇文化及叛军一样,存有敬畏之心,李氏就不会死。她会履行和卢甫的约定,在永泰元年的冬天回家。


卢甫是孤儿,兄弟相依为命长大,成年和李氏结婚,有了一个更加温馨的家。不想人到中年,妻子死于非命。


变成鳏夫的卢甫继续勤勤恳恳地工作,守着他和妻子共同的家园。假设他听过陈洁仪的那首歌——《天冷就回来》,有一句歌词必定经常在他梦中萦回:“天冷她没回家,我仍然在等待,明天的雨点洒下来,那滋味就是爱……”

我猜卢甫留给亲人的最后一句话是:“洛阳县、三川乡、郭村,合葬。”


贞元十九年十一月二日,由儿子卢穆主持,卢甫的灵柩运抵洛阳县三川乡郭村,与李氏合葬。卢甫的族弟卢峻撰写了墓志铭。


这一年天冷的时候,一对分别三十六年的夫妻,团圆了。


此后,卢甫沾妻子的光,以李氏丈夫的身份在史书中留下了名字。但是,假如可以选择,他宁愿籍籍无名,和妻子相守一辈子,晚年并肩坐在会节的私家花园里,眯着昏花的老眼,一起看红花绿草、蝶粉蜂黄。


能做女战神当然很好。但生活在安定、和平的时代,对所有人来说,都更好。



参考资料:《洛阳出土历代墓志辑绳》、《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隋书》、《朝野佥载》等。


作者简介:细雨丝竹,又名浅樽酌海、井飞鸟,南京大学法学院毕业,金融从业者,文史控、推理迷、言情痴、考据癖。长篇小说《神探王妃》、长篇历史散文《鱼玄机》(笔名“浅樽酌海”,已签约出版,继续创作中;前者部分连载于晋江)。


上一期墓志铭:战争移民、高考移民、经济移民……台湾岛上的中原人


喜欢的话赞赏一下吧(长按扫描)


END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往期目录


中世纪的奇葩性生活

教科书为何称他“民族英雄”

埃及人在修金字塔,中国人在做什么?

日本人的起源是哪里?

被邀请出席新中国开国庆典的帮会大佬

新疆是先有了汉族还是维族

死人是怎么结婚的?——聊聊冥婚

抗日战争中,蒋介石是怎么失去南京的呢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归原作/译者所有,文内系信息发布平台,根据网民提交的公众账号由网络爬虫自动抓取内容,文内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